新闻
当前经济状况与50年前存在惊人相似
任寿根 05-19 02:20



【任君评说】

长波经济周期理论认为,大致50年出现一轮经济周期,20世纪70年代到现在正好差不多是50年的一次轮回,所以,一些重要的经济现象再次出现。


进入2022年之后,有观点认为,西方发达国家未来十年会出现类似20世纪70年代的滞胀。滞胀是指高通货膨胀率与高失业率并存的一种经济现象,其特点包括高失业率、高通货膨胀率、低投资率、低劳动生产率、低经济增长率等。历史往往会重演,当前美国、英国将对付通货膨胀作为主要的任务,其原因在于这些国家担心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长达十年之久的滞胀再次发生。通过对一些重要的经济现象对比,会发现,当前的经济状况与50年前存在惊人的相似。

其一,货币被大量供应。按照费雪的货币数量论,在其他影响因素不变的情况下,物价水平与货币供给量正相关。费里德曼指出,通货膨胀本质上是一种货币现象。次贷危机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推行长达十几年之久的宽松的货币政策,大量资金被供给出来,国际游资泛滥,在汇率差、利率差的驱使下,大量国际资本在国际上流动,推高资金流入国的总体物价水平。美国供应量到2020年1月已达到15.44万亿美元。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情况也是如此,西方发达国家大规模增加货币供应。自1951年至1970年日本货币供应量年均增长率最高,为17%;意大利为16%;法国为9%;前联邦德国为8%;英国为4%;美国为5%。这几十年大量货币在国际流通,必然带来高通胀率。人们起初搞不清楚二战后日本、意大利、前联邦德国经济增速居然高于甚至是大大高于美国、英国、法国等国的原因。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日本、意大利、前联邦德国这三个国家在战后大规模增加货币供应量,其中相当一部分用于固定资产投资,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与一国经济增长率高度正相关。曼昆在其《宏观经济学》一书中指出,自1946年到1972年日本人均产出的增长率平均为每年8%,前联邦德国为6.6%,而美国仅为2.1%,按照索洛经济增长模型的解释,人均资本量的大规模增加会导致经济大幅增长。在二战结束至20世纪70年代初这个时期,被大量增加的货币主要流向实体经济。但自20世纪70年代之后,泡沫经济与实体经济分离之后,更多的资金流入泡沫经济,这是导致经济波动、经济极化更为严重的根本原因。当人均资本量边际变化不大以及流入实体经济的资本呈现稳定状态时,经济增速就趋于稳定了。自1972年至2000年,美国、日本和德国等发达国家人均产出增长率不相上下了,都在2%左右。

其二,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有供给端和需求端的原因,但货币泛滥是更为重要的原因。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必然抬高生产成本,成为高通胀率的主要助推因素之一。泡沫经济和实体经济彻底分离之后,大规模的资本进入了楼市股市,对通货膨胀率的影响不大,楼市股市吸纳了大量过剩货币资本,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稳定了通货膨胀率,但是,当大量资本进入大宗商品领域之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必然导致生产成本上涨,进而推动通货膨胀率大幅上升。国际石油价格在2020年4月曾出现有趣的一幕,WTI 原油期货结算收跌55.90美元,跌幅305.97%,报每桶-37.63美元,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时过境迁,进入2022年之后,大宗商品价格加速上涨,而且是出现集体性的大涨,特别是石油价格暴涨,这是让人始料未及的。2022年3月2日WTI原油期货涨逾8%,每桶111.69美元,创2013年8月以来新高;布伦特原油期货现涨8.16%,每桶113.46美元;欧洲天然气价格再创历史新高,达到每千立方米2200欧元;纽卡斯尔NEWC动力煤价格为每吨446美元,单日飙升140.55美元,仅在三个交易时间段内,涨幅达到了87%。小麦期货价格3月1日创2008年以来新高,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小麦市场5月合约价格当天上涨5.35%,报收于每蒲式耳9.84美元,为2008年4月4日以来最高价,触及交易所涨停限制。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玉米市场5月合约价格1日报收于每蒲式耳7.2575美元,较前一交易日涨幅为5.07%,同样触及涨停。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有诸多因素,其中运费价格上涨也是重要原因。2022年3月1日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宣布提高部分船舶的通行费,费用涨幅最高达10%,2021年苏伊士运河年船舶通行费收入创历史新高。20世纪70年代的情况也是如此。1945年国际石油价格为每桶1美元,到1973年美国为每桶3美元,这个时候的价格为1945年的3倍,期间经历了28年。1973年发生一件事情,即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大幅度夺回石油价格定价权,大幅提高石油价格,后来石油价格一路上涨,到1981年国际石油价格达到每桶32美元,为1973年的十倍,为1945年的32倍。毫无疑问,石油价格暴涨是导致20世纪70年代滞胀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三,财政赤字成为常态化。按照经济理论,财政赤字的存在,尤其是大规模存在,会产生两种效应,一是挤占经济资源,减少民间资本可支配的经济资源,导致实体企业生产成本增加,最终导致物价上涨;二是严重影响政府部门在应对经济衰退方面的示范能力和对经济的干预能力,次贷危机的暴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为楼市泡沫破裂之后,由于连续多年出现巨额财政赤字,如美国2004财政年度财政赤字为4120亿美元、2005财政年度为3190亿美元、2006财政年度为2477亿美元,致使美国政府无力通过自身扩大投资达到示范的作用。美国2018财政年度赤字规模达到7790亿美元,占GDP的比重达到3.8%,2019财政年度创出之前7年来的最高点,达到9840亿美元,占GDP的比重为4.6%,2020财政年度更是不可思议,财政赤字达到创纪录的3.13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为15.2%,创1945年以来新高。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20财年美国公共债务达到21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102%,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二战结束的时候。二战后,西方发达国家财政赤字成为财政运行的常态。以美国为例,美国1965年到1973年中有八个财政年度出现财政赤字。针对巨额财政赤字的出现,一些西方国家采取赤字货币化的措施,导致货币滥发,致使泡沫经济的泡沫巨大,留下巨大的经济隐患。

为什么当前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状况与50年前存在惊人的相似?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与货币政策密切相关。同样货币政策的推行往往导致同样的经济结果或经济现象。从理论上看,50年前西方主流经济学开始出现反凯恩斯主义思潮,货币主义开始盛行,经济学界认同货币变量比财政变量对经济增长、经济发展以及消除经济波动的作用更大。这种经济理论的重大变化50年之后未发生方向性的变化,经济理论上依然认为货币政策是影响经济的核心因素,而非其他因素。据财联社2022年3月5日电,美国现任财政部长、前美联储主席耶伦表示,相信美联储可以压低美国通胀,同时避免爆发经济衰退,美联储有望帮助美国通胀实现软着陆。50年前,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开始高度重视货币政策的运用,50年之后,这种情况也同样没有发生改变。

二是与经济周期密切相关。康德拉季耶夫提出长波周期理论,该理论认为,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存在50年左右的长周期波动。日本经济学家筱原三代平认为,1970年是二战后长期繁荣的顶峰,从1970年往前顺推50年,到2020年左右为新一轮长期繁荣的顶点。长波经济周期理论认为,大致50年出现一轮经济周期,20世纪70年代到现在正好差不多是50年的一次轮回,所以,一些重要的经济现象再次出现。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