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小聪明
木木 05-12 01:56

【缘木求鱼】

虽然“小聪明”愚蠢、吃相难看,招人讨厌,但偏爱以此行事者却大有人在、常有常新。


于人的眼光里,小的东西,大抵可爱。比如,小猫、小狗往往就比大猫、大狗更招人疼,哪怕是小狼呢,面目也要比老狼良善得多;动物如此,人也差不多,诸如小坏蛋、小疯子、小傻瓜之类,被称呼者闻之,没准儿还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其间的逻辑倒也不复杂。小则弱,对人一般没什么危害,人的心态很放松,目之所及,小东西当然就容易可爱;站在弱小者立场,自知力有不逮,当然就得老老实实,甚而还要表现得善解人意、格外乖巧,人的爱意往往瞬间就能溢满胸臆。于是,“小某某”于人心目中的可爱定位,当然就很难撼动。

但凡事都有例外。小而不可爱者也有,比如“小聪明”。在中国人的文化字典里,“小聪明”似乎一直都被标定着贬义色彩,别管把它按在谁头上,谁感受起来往往都不舒服。文化的影响力无远弗届,反映到《现代汉语词典》里,别管哪个版本的,“小聪明”的释义都一样——在小事情上显露出来的聪明(多含贬义):耍小聪明。如此释义,虽然就是约略描摹,失之草率,但“歪打正着”,倒也格外符合普罗大众对“小聪明”的一贯态度。

为什么说释义失之草率呢?就实质而言,“小聪明”实在是不聪明,倚仗“小聪明”行事,无论过程还是结果,往往很难把事情做得顺利、完满;虽然也有“小聪明”能得逞于一时一地、一事一人,但只要把时空框架稍一放大,“小聪明”在情商、智商上的天然缺陷,都会曝光个干干净净。从这个角度看,以“聪明(多含贬义)”释义“小聪明”,多少有点儿语焉不详。另外,“小事情”也不是“小聪明”的标配,在小事情上耍小聪明成了习惯,等到做大事、重要事的时候,居然就能改弦更张、决不倚仗“小聪明”,在逻辑上讲不通,在现实中也难找出这种人。

“小聪明”为什么是不聪明呢?无论是动机,还是做事的过程及结果,“小聪明”对标的都是自私自利,是尽可能大地攫取私利,至于如此做事会不会妨碍、损害他人,会不会对相关系统造成风险,却绝非“小聪明者”能考虑、会考虑之事。在一个群体、一个行业、一个大的系统中如此行事,很难行稳致远。这也没什么难理解,一谁也不是傻子,二谁也不欠你,对方无论是拒绝合作、转身离开,还是迎头痛击,“小聪明”就难以施展、无法应对。把事情做到如此地步,聪明当然就谈不上,说得直白一点儿,就是愚蠢。

虽然“小聪明”愚蠢、吃相难看,招人讨厌,但偏爱以此行事者却大有人在、常有常新。比如,据《法治日报》5月11日报道,两家在行业内业绩突出、正处于IPO辅导期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涉嫌串通投标,12名高管被警方带走调查……这就是典型的“小聪明”:模样符合人们对“小聪明”的一贯认知,结果也一如“小聪明”的惯常结果。

更早之前,周小川在一个公开论坛上,也专门对“小聪明”的问题进行了一番提醒。他在肯定大型科技公司和科技金融公司在支付业有很大前景的同时,特别提醒有这种想法的企业“不能耍小聪明”,要讲究诚信、提高质量,要向高标准靠拢、看齐。周小川还详细给出了技术上的高标准——企业的资本充足率、准备金、保险机制、公司治理等,都应达到相应的标准,也要有考核,关键还要自觉对待强有力的监管。

技术条件上的明确要求,其实未尝不是对欲做此事者初心如何的一种“软考量”——做这件事一心向高标准靠齐,做事者的立意、初心就偏不到哪里去,持续发展就有了最坚实的基础;如果总惦记着绕过这些技术门槛以小博大、甚至空手套白狼,在逻辑上讲不通,在实践中行不通,在历史上好像也很难找到足以效仿、倚仗的先例。

周小川讲的显然是一件大事以及在做这种大事的时候应遵循的基本原则,讲话背后的含义当然也格外清楚。不过,一步一个脚印、按照高标准往前走,在惯于以“小聪明”对事、待人者看来,这实在笨拙、低效得很,相对于短暂、无常的人生,如此作为无异于一种折磨;心中感觉折磨,行动上肯定就要“抄小路”——这也是“小聪明”的一种表现形式。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