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蜀汉不成器 未摆正创业团队关系
徐叔衡 04-28 02:57

【清风徐来】

不专权、不擅权、不嗜权,凡事出于公心,个人情谊服从公司利益,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公司的发展一定会更快更好更稳。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公司创业团队,白手起家,历经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起起落落,和衷共济,顽强打拼,终成正果,他们也结下了深情厚谊。这些奠基功臣,开路先锋,创业元老,功劳卓著,自然应得回报,被安排重要领导岗位。随着公司壮大,员工增多,业务扩展,创业团队成员职务逐渐提升,权力随之加大,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转变思维方式,正确处理个人与公司、感情与理智、私谊与大局的关系,不忘初心,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奋斗不止,再立新功。这是公司在发展中,必须解决的一个难题。在这里,研究一下蜀汉建国后,刘备、关羽、张飞三兄弟,短时间内,相继亡故的故事,对我们或许会有一些启示。

功高盖世,滋生傲气。关公原是杀势豪逃难江湖,落魄飘荡一介武夫,自出道以来,跟随刘备南征北战,攻城略地,功勋卓著,忠肝义胆天下扬。成为声名显赫荡寇将军、汉寿亭侯,雄镇荆州战略要地。这时,关公骄傲了,看不得武艺比他高强的人,容不下地位同他平等的人。听说马超武艺过人,便要入川与之比试高低,以分高下,幸得孔明作书将其劝住。得知黄忠也被封为五虎大将,与他并列时,又不高兴了,“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遂不肯受印。后在前部司马费诗的劝导下,才肯拜受印绶。

唯我独尊,胸无大局。诸葛亮入川临行前,特别交代关公,镇守荆州牢记八个字:“北拒曹操,东和孙权”。关公当即明确表示:“军师之言,当铭肺腑”。话是说了,可他根本没往心里去。在他眼里,东吴就是鼠辈,不值一提,哪里还谈得上同他们“和”。东吴想要回荆州,用了一计,先派诸葛瑾向关公提亲,将其女许配给孙权之子,两家结好,并力破曹,如关公不同意,则联曹灭蜀。此事非同小可,处理得好,化干戈为玉帛,处理不好,便是血雨腥风。但关公一听求亲之事,想也没想,便勃然大怒,“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不看汝弟之面,立斩汝首!再休多言!”遂唤左右逐出。这就把孙权彻底得罪,剩下的事只能兵戎相见了。

恨迷心智,放纵恶习。张飞驻守阆中,闻知关公被东吴所害,悲愤填膺,怒气愈加。听说有人劝皇帝先灭魏后伐吴,便火冒三丈,“是何言也!”在他心中,只有桃园结义,为二兄报仇雪恨高于一切。本来,刘备在众臣苦谏之下,“心中稍回”,但张飞一诘问,“陛下今日为君,早忘了桃园之誓!”重又激起刘备仇恨,“朕与卿同往”。他本性情暴虐,激愤之下更加恣肆妄为,帐下两员末将,因筹措白旗白甲请求放宽两日,便叱武士各鞭背五十,还撂出狠话,“若违了限,即杀汝二人示众!”把人逼上了绝境!物极必反,二人却把他先杀了,让人扼腕叹息,“伐吴未克身先死,秋草长遗阆地愁”。

角色已变,观念依旧。刘备取得两川之地,建立蜀汉王朝,当上了皇帝。屁股指挥脑袋。按理应从皇帝的角度考虑问题,做出决策。但其观念还停留在桃园三结义,没有转变。坐上皇位第一次设朝,说的就是不负桃园刘、关、张结义之誓,“欲起倾国之兵,剪伐东吴,生擒逆贼,以雪此恨!”针对皇帝这一公私颠倒,轻重倒置,不顾国家利益的行为,赵云第一个站出来,“国贼乃曹操,非孙权也。今曹丕篡汉,神人共怒”,“汉贼之仇,公也;兄弟之仇,私也。愿以天下为重。”可刘备还是执迷不悟,诸葛亮引百官集体再谏,稍现转圜,张飞一顿哭闹立即退回原点,“朕不为弟报仇,虽有万里江山,何足为贵?”在他心中,什么联吴抗曹国策,什么兴复汉室目标,什么天下苍生为念情怀,都抵不过为关公报仇,一场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公司创业团队不居功自傲,不摆老资格,不计地位高低,不比待遇优劣,不求特殊照顾,不专权、不擅权、不嗜权,凡事出于公心,个人情谊服从公司利益,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勤奋学习,与时俱进,再创新绩,则公司的发展一定会更快更好更稳。

(作者系江西证监局原局长)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