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酒与商业文化
何敬东 04-26 10:55

国人善饮,自古而然。梁山一百单八好汉哪个不是海量?武松喝了十八碗酒,在景阳岗上打死一只大虫。他总结经验说:“我喝一分酒,便有一分气力。”因此,他受施恩之托去打蒋门神时,便提出“无三不过望”的要求,即路过一个小酒店就得喝三碗酒。结果他小半天时间喝了三十多碗酒,玩了一通醉拳,把蒋门神给打趴下了。酒能给人增力气,添胆量,这是它的一大好处,我们也就经常可以听到些酗酒后打架闹事乃至杀人的新闻。

酒还可以解烦恼,去忧愁。曹操当年横槊赋诗,便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他老先生没想到这么顺口一说,会弄得一千多年后河南的几家酒厂为这个“杜康”的名字打起官司来。大家都说自己是正宗,他人乃假冒,最后经调解,大家合用杜康名称,利益均沾了事。不知杜康在黄泉之下,闻此闹剧,是喜是悲?

酒又能激发人的灵感,可谓不尽的创作源泉。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何等的才子风情!据说王羲之初写《兰亭序》,便是醉后一挥而就,后来酒醒了,竟不相信自己会写得这么好一手字。其后抄写数遍,都再达不到那种笔力。酒既然有如许好处,所以现今的广告词便有“喝孔府宴酒,做天下文章”之说。至于孔老夫子是否一边斟着家酿酒,啃着猪头肉,嚼着花生米,一边挥刀在竹简上刻《春秋》的,那只有天晓得了。

正因为酒有这许多好处,所以国人才历来对它如此痴迷。某地就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某酒厂欲推出一种价值30多元的白酒,在报纸上打广告说,将于某日进行大派送,持该报纸广告者,可以免费获得一瓶酒,数量有限,送完为止。于是,为了得到这瓶不花钱的酒,几百人前一天晚上便冒着零下四度的寒流,穿上棉大衣,带着饭盒、板凳到商场门前排队。

我们生产酒的企业家们当然不会只满足于利用人们这点贪小便宜的心理,他们还要上升到文化的高度来看待酒这种东西,所谓“酒文化”是也。不过既然“文化,那么沾了历史名人的边,似乎就更“文化”了。“杜康”如斯,“孔府”如斯,“扳倒井”如斯。古人用完了,又可以抬出现代名人来。大地主刘文彩的故地又冒出“地主家酒”、“文彩佳酿”来,实在标新立异到匪夷所思的程度了。深圳近年来大兴喝葡萄酒,看来,中国的酒文化又开始由土向洋变味。

这便是我们所感受到的商业文化。商品社会中,文化想搞独立是不行的,它的社会地位恐怕也只能是扮演一个“御用文人”的角色吧?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