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种业研发贴近市场 不愁资本“快马跟上”
余胜良 04-26 03:37



【年年有余】

只要有优质种子问世,根本不用发愁推广问题,市场会将优秀种子筛选出来,给予丰厚回报。

余胜良


农业稳则民心稳。我国历年一号文都是聚焦三农问题,其中种子处在农业核心位置。我国种子产业有许多成就,但还存在多而不强,重复浪费等问题,研发需要更贴近市场需求。

近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国家乡村振兴局综合司日前联合印发《社会资本投资农业农村指引(2022年)》,鼓励社会资本投入现代种养业、现代种业等重点产业和领域,鼓励社会资本探索通过全产业链开发、区域整体开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模式,稳妥有序投入乡村振兴。

政府已经多次鼓励投资种子行业,种子行业在增产方面地位独特。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资料,粮食总产增长的80%依赖单产提高,单产提高的60%-80%源于良种贡献。“十三五”结束时我国品种对粮食增产的贡献率已达50%。对农业最重要的是种业,种业投资可谓一本万利,商业化价值庞大,按10%产量提升估算,可以让一亩地提高收入150到200元,收益非常大。

近期,有消息称,粮食出口大国俄罗斯因为战争原因,种子进口被一些国家“卡脖子”。俄罗斯不少种子需要进口,比如玉米种子进口份额占播种量总数约六成,油菜籽为88%,甜菜近100%;此外,马铃薯、大豆、向日葵和油菜等也是外国种子占主导。

我国种业状况要明显好于俄罗斯。我国历来重视粮食保护,在传统农作物育种方面能力强,科研人员做了很多努力,农作物上没有严重的“卡脖子”领域,粮食种子公司即使和外资合资,也要在国内育种,粮食种子几乎百分之百在国土内种植。在某些蔬菜瓜果领域高端育种和海外有差距,但是中低端领域完全可以满足。育种领域,我国与先进国家差距较大的是动物育种,猪、蛋鸡、肉鸡,对外依存度95%以上。越是大型家畜,需要研发沉淀时间越长,这对我国是一个大课题。

不过,我国粮食领域育种方面也有一些问题,比如种子多而不强,公司多而不优。2016年通过国审的玉米品种仅34个,而2020年是806个。仅在西北地区,就有4000多个玉米品种在育种。玉米类种业公司就有超过1600家,绝大多数没有科研能力。

在研发方面,我国还存在不少重复浪费,不少科研单位不关心种子推广,更关心的是如何取得书面或实验室成果,如果从国家预算中获得资金,分子育种等高水平育种理念还没有推广开来,传统方法消耗了太多科研能力。

农业科学家在中国地位尊崇,比如袁隆平声誉崇高,受人尊敬。还有李登海这样的科学家创立公司并上市,在资本市场上获得回报,也为种业推广做了贡献。只要有优质种子问世,根本不用发愁推广问题,市场非常敏感,会将优秀种子筛选出来,给予丰厚回报。

甚至还没有商业推广的种业公司也会得到资本追捧,比如浙江大学生物育种专家沈志成创立的杭州瑞丰,今年一月份又融资4亿元,投前估值为20.35亿元,央企基金合计持股比例达到20%。我国不缺资本,缺的只是合适的投资标的,希望科研专家研发出更多贴近市场需求的优良性状种子,为养殖户种植户带来利益。相应地,资本市场也能起到价值发现作用。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