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孤独之旅
木木 04-22 09:34

马斯克说他现在“居无定所”。对于这个他自找的结果,有人调侃是为了让国税局找不到给他寄税票的地方。这当然是纯粹的调侃。不过,马斯克把自己搞到这种地步,应该确实有不希望被人打扰的念头。也是,居无定所,兜里也肯定没揣着能准确定位的苹果手机,别人想打扰他,确实不容易。

不希望被人打扰,是所有孤独者的显著特征。相较于与没啥关系的人、为了没啥关系的事瞎扯,肯定是躺在朋友家的客房里不受打扰地瞎想更惬意。从这个角度看,马斯克居无定所的现实状态,倒也真是“得其所哉”!

2500多年前,有人送了条活鱼给子产。子产很高兴,命人把鱼养到池塘里。没想到,奉命办事的人偷偷把鱼烹而食之,然后编了一个很唯美的“VR画面”骗子产——“始舍之,圉圉焉;少则洋洋焉;攸然而逝”。子产听了汇报,幸福且向往地感慨:“得其所哉,得其所哉!”子产表现若此,于是“骗子”就认定他其实不聪明。

孟夫子显然不认为子产不聪明。他给子产受骗找的理由是,“君子可欺以其方”。意思就是说,只要骗子的说辞没有跳脱出聪明人的逻辑认知体系,聪明人就可能被这样的说辞骗得团团转。就此而言,与其说骗子欺骗了子产,倒不如说子产被自己骗更准确。既然困于既有认知体系难以自拔,体系之外的“弯弯绕”,当然就很难看得见,或者看见了也很难绕得清。

颇有些哲学味道。于是,被骗、自骗,倒也算是子产兄的“一体两面”了。顺了这个味道略加品味,把自己搞到居无定所的马斯克,未尝不是被困在“VR幻境”里怎么游也游不出来的那条鱼。鱼在水中游来游去的样子,子产想象着,就一定是优哉游哉;而“鱼”的感受就一定是内心的挣扎、“幻境”的煎熬。马斯克的孤独,就有了宿命性。

在马斯克的认知体系里,摆脱这种宿命性束缚的唯一路径,显然就是逃跑到火星去,按图索骥,在那里建一个理想国。马斯克在不同的场合多次畅想过自己的“孤独之旅”、“挣脱之旅”,甚至还颇为详细地进行了筹划,要在多长时间内,预算多少,造多少火箭,往火星运多少物资、送过去多少人……细之又细。最近的一次畅想,就是在告诉听众自己“居无定所”之后。把两者“普遍联系”一下,大约是所有听众的自然反应,或者也是马斯克心心念念潜意识的自然流露,于是,于人、于己,这趟“孤独之旅”似乎也就从“VR”中跳脱出来。

与往常的畅想略有不同,这次马斯克比较“出人意料”地承认,他可能活不到亲眼看到“火星城”成为现实的那一天。马斯克很聪明,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表现;而另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哪怕是自己可能看不到的东西,也一点儿不妨碍他“认真”地追求。何得以见?马斯克在谈到招募火星殖民者的时候,甚至搬出了多次勇闯南极的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

当年,欧内斯特打广告招募南极探险同行者的时候,广告里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定义了这是一趟“危险的旅程”,“不确定”参与者能否安全返回。据说,这则广告在当年舆论场上的定性是——荒诞不经的闹剧。所有这些关节点,倒真的格外契合马斯克的“孤独之旅”,难怪马斯克要请出欧内斯特做“代言人”。

不过,欧内斯特的认知体系显然与马斯克的有所不同。欧内斯特能为世人记住,并不是因为他“胆子足够大”、勇于到未知的南极去探险(他的几次探险之旅实在不成功),而是因为他对一众同行者的安全和信任的勇于担当、不离不弃。在欧内斯特的认知里,队友的生命和信任,显然要比首达南极点、首穿南极大陆重要得多。

人文的力量即在于此,人文的价值即在于此;在这个体系里,探险——别管去哪儿——从来不是目的。忽略了这一点,“VR”中的火星城,与困住马斯克的那个“城”,也不会有什么差别。搞不清楚这一点,“孤独之旅”就注定会一直孤独下去。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