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在理工科大学如何讲好人文通识课?
陈劲松 04-21 09:05

不知不觉中,我在南方科技大学的教学生涯倏忽三年整。三年来,熟悉的亲朋好友最为关注的话题,概括起来大抵如是:在理工科大学如何讲好人文通识课?

由于各种原因的影响,忽略或轻视人文通识课的现象,在当前的理工科高校仍然较为普遍,这在学校、教师、学生三个层面皆有所体现。譬如,学校一味“重知识轻价值”,有意无意将人文通识课“边缘化”,使之成为大学课堂的“点缀”;教师不注重知识体系、教学方法更新,始终采取传统的单向灌输模式,将通识课上成“概论式”专业课;学生人文价值观念较为淡漠,将通识课视为“水课”,凑学分的情况屡见不鲜。诸如此类,让人文通识课在理工科大学渐成“鸡肋”。

要想讲好人文通识课,必先对其有着清晰定位与深刻认知。究竟何谓通识课?在清华大学顾涛教授看来,通识课的核心重在“通”,“清华打造特色通识课,目标要实现三个‘通’,即古今、中西、文理的融会和贯通。”这让我想起了早年读研究生时,导师南翔教授也曾要求我们做好三个打通:书本和生活的打通、课堂和社会的打通、人文和科学的打通。两位教授的表述内容虽各有侧重,但归旨几近一致,那就是“融通”之于大学生人文素养的重要性。怎样融通?可借助通识课予以引导、提升。融通的目的何在?从根本上培养理工科大学生的人文思维与人文精神。回顾自己三年来的教学实践,在理工科大学讲好人文通识课固然不易,但只要真正结合青年学生实际,从其本心出发,尊重个性、换位思考,以塑造一个身心健旺、灵魂有趣的完整的人为终极目标,就一定能够教学相长、各有所获。在此基础上,不妨再延伸一二——

多一些理想主义,少一些实用主义。纷繁复杂的生活世界,永远离不开理想之光的照耀,无论顺境逆境,理想总是点亮我们精神世界的那一星微火。人文通识课之所以要张扬理想主义大旗,归根到底是为了让同学们从哲思的角度,更加清醒、客观地认识自己和世界,以广阔的胸襟、高远的抱负,立大志、谋大事、成大家,而不是为了眼前的实用与苟且,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对一个国家来说,科技是进步之源;对一个民族而言,人文乃立身之本。理工科大学生的学习和研究,固然与技术变革、科学发展更加密切,但技术毕竟只是手段,科学背后涉及的伦理与道德、知识与价值,倘若没有理想主义的情怀,没有人文精神的滋养,终究难以造福人类。“快乐工作,诗意生活。”这是我一贯恪守的信条,我也每每和同学们共勉,要长立鸿鹄之志,常怀感恩之心。因为“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无论将来选择何种职业,大学只是人生的起点,并非终点。今后的人生是否精彩,取决于须臾不忘心中理想,以及为了这份理想,持之以恒的坚守与奋斗。

多一些自由主义,少一些保守主义。每学期的开学第一课,我总会和同学们分享陈寅恪先生的一句话:“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也是当代青年最欠缺的品质之一。我在课堂上历来不做保守的庸师,而是充分鼓励同学们自由辩论,独立思考。还记得某学期有位同学主题发言时,选择同性恋题材进行演讲。虽然这仍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世界性话题,但这位同学讲得不错。随后的小组讨论环节,尽管大家看法不一,却都能求同存异,相互理解。这也是我十分推崇的教育理念: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惟其如此,同学们才能逐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理性看待世界和他人,才能对于这个社会的不同声音、不同群体,抱有更多包容、更多理解,也才能使这个时代、这个国家更加文明、更加进步。人文通识课的意义,亦在于此。

在理工科大学讲好人文通识课,还应注重培养同学们的伦理精神、逻辑思维和修辞能力。倘无伦理,焉知善恶?逻辑混乱,怎判是非?不懂修辞,安辨美丑?南科大的办学目标之一,乃是培养具有“家国情怀”的一流创新人才。以我的理解,所谓具有家国情怀者,定然是胸怀天下、心系苍生的正直、博爱、有为之士。当我的学生们有朝一日成为科技报国的栋梁之才时,真心希望他们谨记我的人文通识课曾经给与他们的思想启蒙与精神熏陶,对科学、自然和人类始终秉持一份人文关怀,同时坚守为人处事的底线,做一个大写的人。

(作者系南方科技大学教师、文学博士)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