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上海团长
魏敏 04-21 09:00

众所周知,这段时间生活在上海的每一个人,小区没被封掉过,人生是不完整的。之前疫情尚未严峻之日,因密接等缘故被“禁足”于楼栋或者小区内的朋友尚可依赖亲朋好友投喂。疫情进入高位运行,异常吃力的阶段之后,地不分(浦)东(浦)西,人不分老幼,真正的足不出户终于到来。家庭再有预备,厨房冰箱再大,随着封控期因疫情一再延长,也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时刻。虽有居委不定时的免费物资空降,但时间总归不可控,品种上自然也无法让每一户满意。要想维持封控前的家庭生活质量,就必须另寻出路。起得再早,叮咚、美团等电商平台每日放量只能满足极少数家庭。平时购物物流时限体验上佳的京东、(天)猫超(市)均不靠谱,尤其是前者当时在保供专场发布会的高调和事后订单送达日期一推再推的拉胯为人所诟病。慌乱间,对资本市场并无感知的大多数居民,就这样突然拾起了各路资本的弃儿——社区团购。“我的团长我的团”,其重要性已经直追居家时的电话会议。这里面,上海团长居功至伟,以至于同名电影已经被网友们提上议事日程。

社区团购作为一种突发局面下的自组织模式,这次能够在上海滩浪奔浪流,首推其令人叫绝的高效。从起意开团到成团截单,基本都在数小时甚至数分钟以内。当然,不高效也不行,后面是成年人的“嗷嗷待哺”倒逼,一旦有交口称赞的好货,来晚了的人都得捶胸顿足。其次是得益于微信这一当今中国最大的社交载体,以及“快团团”等基于微信的接龙、收款类小程序。很多迄今没有微信群,对门都不一定知道姓什么,家里住几个人的小区,因团购而迅速集结于各大物资团购群内,踊跃度更是横扫家长群、校友群。最后的关键还是在于人,尤其是团长的敬业以及协调组织能力。上海本不缺人才,举手投足,三言两语间,无意峥嵘毕露,奈何才华出众。加上一份或作为党员,或作为母亲(父亲),或仅作为普通居民一员的责任感,纷纷挺身而出。有的即便不做团长,也是积极报名志愿者,承担了协调资源、制表、比价等工作,是团长背后的基石。

以笔者所在浦西某中型小区为例,三周左右的封控以来,从肉蛋、绿叶菜、牛奶、米面油盐酱醋再到女性卫生巾等生活必需品的几轮团购,开团早已超两位数,涌现出多位素未谋面,但早已深受居民信任与满怀谢意的团长与志愿者。自带幽默属性的是,这些团长多为女性(据悉其他小区的团长也多为女性),中国女性关键时刻的伟大再一次得以在微观层面得到印证。当然,也并非就是说男性居民就不靠谱,面对脏活(卸货、消毒)累活(从小区大门口到楼栋的运送与分发),男性志愿者并无二话。且本小区多个团的开团、运作、组织均由小区一位年届七旬的男性老法师全程把关并亲力亲为,另专门建了一个团长与志愿者群,团长开群先报备,在物资来源真伪,价格公允与否得到大家确认之后,再去协调居委、物业,以及组织各时间段分工,毕竟很多参与者都在居家办公。而非常时期的到货时间完全不可控,当下的上海温度,一旦里面有猪肉等无法在露天过夜的食品,老法师很可能半夜还带着一批志愿者在小区内忙碌,对于物流及快递师傅的抗原检测也是后期不可或缺的一项工作。还有一位男性老者,受团长及志愿者们的热情感染,动用了自身的老关系,硬是从江苏南通协调到了一批在小区居民看来,实惠到令人咂舌的物资。火速成团后,却因老者对商业运作流程并无经验(平生可能也就这一次),为货物还需排队几天后才能发货深感愧疚,在大群内和居民们一再说抱歉,并表示一旦遇到骗子,几万块自己全兜进,着实令人动容,一向以泾渭分明著称的上海邻里关系竟在这一刻实现了升华。

疫情反复,终将被廓清。而上海团长以及团长背后的志愿者与小区居民,其仁勇却将永留人们的记忆。

(作者系上海健康医学院教师)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