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拯救柔宇?政府应该帮助柔宇解决资金难题吗?
盘和林 04-15 10:50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刘姝威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公号文章《拯救柔宇》。刘姝威建议各级政府积极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帮助柔宇科技引进战略投资者。刘姝威表示:“拯救柔宇,保持我国在柔性技术领域的国际领先水平。”

独立董事应该为企业融资代言吗?

如果柔宇技术如此优秀,良品率如此之高,那么是不是所有其他市场主体存在“视力”问题,看不到柔宇科技的好呢?个人认为,刘姝威在柔宇这件事上,表态和站位并不妥当,存在如下几点问题:

其一、独立董事应该为企业融资代言吗?

独立董事作为公司监管和制衡力量,应该从整体利益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出发来监督上市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履职状况。一家企业经营不善,其首先要做的是找到这家企业的问题,包括管理层是否存在经营决策不当行为,或者提出经营优化的建议。而向政府和市场伸手要融资,并非独立董事职责。又或者说,独立董事职责多为内部监督,而不是外部宣传。更加令人担忧的是,独立董事这种宣传行为,很容易让中小投资人认为其依附于管理层,并认为这是其缺乏独立性的表现。

其二、其他市场主体真的是“视力”不好,没有看到柔宇这家优秀的公司?

实际上柔宇科技的问题也明摆着。一方面,柔宇当前的柔性屏技术尚未得到市场认可,折叠屏当前尚在概念期,且并非手机类产品的必要改进,当年老款的模拟手机从直板、翻盖到滑盖等等,也在形态上有过多元改进,但这些设计并非触屏那样具备革命性,只是一种营销上的加分项。而柔宇选择的技术方向也并非独一无二,诸如柔宇独有技术“超低温非硅技术”和成熟技术“低温多晶硅技术”的优劣尚未有定论。实际上至今,柔宇科技依然没有找到很好的柔性屏产业化模式,即使他的良品率真的超过80%,但其产能远远不及同类产品竞争对手京东方,而产能差距主要因素是客户不认可。

政府应该帮助柔宇解决资金难题吗?

那么,政府应该帮助柔宇解决资金难题吗?我们不能说绝对能或者不能,笔者认为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

一个角度是市场的角度。为什么投资人摒弃了柔宇科技?市场是怎么想的?

实际上过去有一家公司很顺利的通过政府援助获得了改善,那就是蔚来汽车,通过合肥地方政府的挽救,实现了逆袭。但当年蔚来汽车遭遇的质疑和柔宇科技遭遇的质疑并不相同。当年蔚来汽车卖一辆亏两辆,而国内能够支持其流动性消耗速度的民间投资人很少,很显然,蔚来汽车不是技术不行,也不是没有需求。他只是缺乏有实力的投资者,或者说有实力的信用背书者。

而柔宇科技情况并不相同,其主要问题在于产品和技术没有获得市场认可。所以,政府支持企业的时候要慎重,要考虑市场冷落企业的原因是什么,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对于柔宇科技,即使要救,也不是一个融资的问题,诸如合肥当年将江淮汽车和蔚来汽车做整合,拉动本地企业,也引入外部企业。对于柔宇,找到其柔性屏产业化出路比获得外部融资更加重要。

另一个角度是政府的角度。政府是否可以对一家困境中的企业大包大揽。

张三今天遇到困难政府救了,那么李四明天也遇到困难怎么办?我们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从规制走向竞争,本身就是为了提升效率。政府在促进市场竞争的时候,既要关注企业间的公平竞争,也要考虑政府参与到企业竞争当中可能会造成企业竞争天平失衡。要防止无效供给尾大不掉,有效供给被排挤出市场,要防止劣币驱逐良币。换句话说,当政府分不清劣币和良币的时候,就让市场竞争去区分。良率高不高,技术好不好,市场都可以一并检验,而不需要政府去做判断。

综上,政府的支持,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必须要考虑市场整体效益,而不应该局限于一家企业的得失。而在政府对企业定点帮扶过程中,政府需要对企业的竞争力做综合评估。供给侧改革,说白了就是要提供更多有效供给,淘汰更多无效供给。所以对企业是否属于有效供给和先进产能,需要做出客观的评价。而作为独立董事,个人认为独立董事应该更加专注于企业的经营策略和内部管理,独立董事和外部董事概念有交叉,所谓外部,就是盯着企业内部,而不是给企业做宣传。所谓独立,就是不能和企业实控人从同一个角度看问题。

(作者系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