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袁绍作贱谋士与公司珍惜人才
徐叔衡 04-15 09:12

人才是事业之基。公司要发展、壮大、强盛,离不开一大批人才。如何吸引人才、使用人才、凝聚人才,让他们尽心竭力、尽才竭智,心情舒畅地工作,大有学问。一些公司在这些方面做得不够好,有的花老鼻子劲引来人才,却没安排好,充分发挥其作用,没过几天,人家就拜拜了;有的对人才队伍思想建设不到位,关系没协调好,人才相互妒忌,内耗严重;有的对人才特质研究不够,对其所长心中无数,使用时乱点鸳鸯谱,糟蹋了人才,等等,亟待改进和提高。在这里,研究一下袁绍作贱谋士,自毁人才,严重影响自己事业发展的教训,或许我们能从中得到一些教益。

刻薄多疑,轻弃要情。人才须信任,人格须尊重,建议须重视。但袁绍生性多疑,处事无主见,大事缺决断。对谋士出的主意,先持怀疑态度。官渡之战关键时刻,曹操军粮告竭,急发使往许昌催粮,使者被袁军捉住,谋士许攸立即带着书信和曹操信使来见袁绍,建议派兵星夜奔袭许昌,一举擒拿曹操。袁绍不对使者仔细审问,查明情况,先就怀疑,“曹操诡计极多,此书乃诱敌之计也”,不以理睬。正话间,接到审配书信,说许攸纵子侄辈多科税,钱粮入已。这本来是两码事,就算许攸贪腐,也不等于曹操缺粮不确。袁绍大概脑子一根筯,看到审配来信,便将许攸建议同曹操脆计联系起来,“汝与曹操有旧,想今受他财贿,为他作奸细,啜赚吾军耳”!令其退出,今后不许相见。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一个极好主意、一次极好机会、就这样被轻轻抛弃。

刚愎自用,拂逆忠心。袁绍兴兵进攻曹操时,顔良被杀,文丑出阵报仇,袁绍立即给兵十万,让其追杀曹操。刚刚挨了他一顿训斥的谋士沮授,不计前嫌,再向他进谏,“不可”,若轻举渡河,设或有变,众皆不能还矣。袁绍又来火了,“皆是汝等迟缓军心,迁延时日,有妨大事!”袁绍兴兵向官渡进发,行至阳武,下定寨栅。沮授再谏,曹军无粮利在急战,我军有粮,宜且缓守。这个没脑子的袁绍又怒,责他慢了军心,这次加码处罚,将他锁禁军中。沮授被拘禁,仍然忠心不改,国事为重,夜观天象,预测曹操会来劫粮,不计个人安危,深夜再见袁绍,建议对乌巢屯粮之所,加强防范,免为曹操所算。袁绍又是一顿怒叱,“汝乃得罪之人,何敢妄言惑众!”命令加强监禁。曹军打败袁绍,沮授被其俘获,大呼:“授不降也!”曹操厚待他,留于军中,沮授还盜马,欲归袁氏,曹操杀他,授至死神色不变,让曹操感佩不已,“吾误杀忠义之士也!”

心胸狭窄,轻动杀机。曹操进攻徐州小沛,刘备派孙乾求救于袁绍,谋士田丰建议,许都空虚,若以义兵乘虚而入,上可以保天子,下可以救万民,此不易得机会也。可袁绍以小儿生病,心中恍惚为由不肯发兵。气得田丰跌足长叹。春暖花开,袁绍又想兴兵攻曹,田丰又谏,以前许都空虚没有进兵,今徐州已破,操兵方锐,未可轻敌,待其有隙而后可动。袁绍执意兴兵,田丰一谏再谏,袁绍则一怒再怒,将他“囚于狱中”。袁绍兴兵望官渡进发,田丰还是痴心不改,仍以国事为重,人在狱中继续上书劝谏,建议静守以待天时。袁绍那里还听得进去,又是一顿大怒,欲斩之。袁绍被曹操打得大败,曾经有过悔意,“吾不听田丰之言,致有此败。吾今归去,羞见此人”。谋士逢纪一语挑拨,“丰在狱中闻主公兵败,抚掌大笑”。袁绍马上变脸,“竖儒怎敢笑我!我必杀之!”这次可来真格的,一代有胆有识,忠贞不渝为国的谋士,顿时化为一滩鲜血。“河北栋梁皆折断,本初焉不丧家邦”!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公司高管怀着深厚的感情,善待人才、尊重人才、信任人才、珍惜人才,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安位子、压担子、加挑子、出点子,放手使用,热情关心,做出成绩及时鼓励、奖励、激励,遇到困难、遭遇挫折,多安慰、多宽容,让他们心情愉快,充分发挥聪明才智,公司一定会蒸蒸日上。

(作者系江西证监局原局长)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