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埋葬新自由主义:智利总统博里奇的选择
韩和元 04-15 09:01

3月11日,智利当选总统博里奇正式就职。这位左翼领袖的主张很简单,就是反皮诺切特传统、反自由主义。在去年竞选时,他就一再高呼:“智利是新自由主义的发源地,也将成为其坟墓。”

那么,何谓新自由主义?著名学者乔姆斯基在其《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一书中明确指出:新自由主义指的是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一系列理论。新自由主义者反对国家和政府对经济的不必要干预,强调自由市场的重要性。在国际政策上,强调开放国际市场,支持全球性的自由贸易和国际分工。新自由主义者反对干预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认为这会妨碍个人自由。

而“里根主义”“撒切尔主义”无疑是新自由主义的标志。

但正如博里奇说的,智利才是新自由主义的发源地——事实上,早于里根主义和撒切尔主义登上历史舞台的前几年,弥尔顿·弗里德曼和他一帮芝加哥大学的学生,便在智利推行了一场伟大实践,这就是军事独裁者皮诺切特治下的“芝加哥男孩改革”。

关于这场改革,绕不开一个关键人物——阿连德。1970年智利大选,左翼候选人阿连德赢得选举。就职后,阿连德开始大规模的推行被他称之为“智利之路”的规划,具体措施包括:提高工资、土地改革(阿连德的目标是没收所有超过80公顷且有基本灌溉的土地)。他还试图通过企业国有化为穷人们提供工作机会,以此来改善国民的经济社会福利。此外,他还决定对国际贷款人和外国政府的债务不予偿还。

这种无视经济发展规律、肆意破坏私有产权和经济自由的行为,很快就得到了规律的回击。1972年智利的通胀开始急剧恶化至140%,且表现得无法控制。与此同时,出口下降24%,进口上升26%。面对这种局面,政府的应对之策不是从提高企业和商人的生产积极性、增加供给和控制货币增长着手,而是以行政手段冻结物价。这一政策打击了厂商积极性,严重地影响了商品的供给,社会经济反倒更趋恶化。民怨沸腾,罢工潮随即席卷全国。

这种混乱给军人们提供了机会,时任陆军总司令皮诺切特发动了军事政策,并杀死了阿连德,进而接管了智利的权力。问题在于这些武夫治理经济实在外行,智利的通胀一路飙升,再加上世界性经济萎缩的严重冲击,导致智利经济萧条,民不聊生。

这种情况下,皮诺切特找到了“芝加哥男孩”——一群深受弗里德曼思想影响的、在芝加哥大学留过学的年轻经济学家们。他们主张市场化的经济改革,走一条与阿连德截然不同的路线。这包括采用休克疗法,结束通胀并恢复经济,同时大幅削减政府开支——在他们看来,通胀是因政府需发行货币来弥补赤字造成的。因此这也是结束通胀、恢复经济至关重要的基础。同时,他们将养老金体系、国有工业和银行进行了全面的私有化改革。同时,降低部分税收,还废除了最低工资制和取消工会权利。

得益于这一系列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智利经济迅速恢复,并表现出强劲增长,并缔造了“智利奇迹”,让智利快速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成为拉美发展最好、治安状况最好的国家。

但也正是阿连德与皮诺切特的这段历史纠葛,让人们有理由相信,提出“彻底废除皮诺切特传统”,且执政理念与阿连德近似的博里奇,根本是在为同属左翼的阿连德复仇。

(作者系广州学者)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