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券商研发的价值何在?
木木 04-08 16:32

不得不承认,某券商固收首席的内部“训导”,确实很有些临阵誓师的味道,“大战”在即,誓言多多少少带些“血腥味”,倒也可以理解。同时可以确定的是,情结、心绪的个性化宣示,绝非其一人的独家感怀,在某个范围、某种程度上,还是颇有些共性的,否则也不会共鸣阵阵,闹出这么大的响动。

首席随后就公开致歉了。其实,也大可不必,原本就不是传檄天下、公开邀战,只是自家群内的小发言、小感想,言辞粗粝、不太讲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不过,既然要正式道歉,中心立意、行文布局、遣词造句,最好还是讲究些,一方面,可以不失读书人的基本脸面;另一方面,态度显得诚恳,更容易获得加分;再有,思想显得有深度、有进步,对利益攸关方信心的重建也有助力;此外,此事既然已经触及行业的某个痛点,把来龙去脉讲清楚、其间的利弊得失分析透、对未来的发展路径和方向有展望,整个行业或者也能因此受益些许;最后,一封内外讲究的道歉信,也有助于团队信心、战力、凝聚力的回归(如果曾经有的话)。

从已经公开的信息看,首席写道歉信的时候,状态显然还没从内部即兴发言的氛围中跳脱出来,仍然围着形而上的东西转圈圈——诸如态度粗暴、言辞过激、修养不佳之类的检讨,与此前的内部“训导”,虽然一个对己,一个对人,但本质上应该算是一类东西。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本能的反应大约就是,如果这就是行业的“带团秘笈”,恐怕是个有点儿脾气的人都能做首席了。先不论现实情况到底如何,单从理论上讲,如此操作肯定不行。“冲锋陷阵”,首席显然不应该只会喊“冲”、喊“杀”,而应该首先指导团队成员往哪儿“冲”以及为什么往那儿“冲”、怎么“杀”以及为什么要这么“杀”,一旦发现方向不对、方法不灵,还能马上拿出应对之策。“战后”复盘检讨,简单地摆成绩、摆问题恐怕也不行,不拿出点儿有足够深度的分析来,团队和个人的持续进步就谈不上。

旁观者能看清的事情,许多时候,当局者真的未必也能看得清,或者虽然能看出来,但囿于环境、条件限制,也很难做出足够积极的反应;寻常且没完没了的日子,事务性、重复性的繁重工作,如果再匹配上竞争激烈到所谓“内卷”的环境氛围,当局者身困其中,难以自拔,看不清方向,体会不到工作、创新的乐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不惟券商研发人员、甚至首席如此,别的什么行业也一样。

要想从这种“内卷”、“自卷”的状态里把自己和团队彻底拯救出来,恐怕还是要把注意力聚焦到行业存在的根本价值上来,而不能整天把“钱”、把带着“血腥味”的训导挂在嘴上。券商研发部门赖以存在的最根本的两个支点,一是要帮买方发现价值,二是要帮买方防范风险。这两个点能站得住,自身的价值总归就能有所体现。

单就这两个基本支点而言,许多券商的研发部门显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要想为客户发现价值、防范风险,首先要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这有赖于相关制度的持续助力),只有先安静下来,而不是整天喊打喊杀的状态,头脑才有可能趋向清醒,认识才有可能趋向提高,眼光才有可能趋向敏锐,最终才有可能对价值和风险敏感起来。另外,研发的工作方法恐怕还要有所改进。赶集式调研,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看报告、翻账本,没有一线的艰苦蹲点儿和摸排,许多时候,是发现不了真正的价值和风险的。仅以那些著名的“大雷”为例,有哪个“雷”是被券商研发人员坐在办公室里翻报告翻出来的?

按照既有的模式,券商研发部门很难胜任为客户发现价值、预防风险的核心任务。虽然这几年业内一直在摸索、探寻,希望有所改变,寻出一条新路径,但从这次“首席喊冲锋”事件来看,根本的变化还没有,大家仍循了老路径糊涂着走,能够用来对客户“狂轰滥炸”的研报、能够把客户“炸吐”的研报,不会有真价值,不过是烦人的“信息杂音”罢了。

“杂音”无价值,对谁都没好处。首席的问题,其实就是整个行业的问题。要跳出旧模式,走出新路径,恐怕还是要在自身价值上做文章。价值立不住,发展没前途。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