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打鸟
胡不归 03-24 21:10

国人崇古,仿佛什么东西一沾上古人的边儿,立刻就能身价百倍。从报纸上得知,我家乡的父老们开发出一种叫作“诸葛醉”的白酒,称乃诸葛亮家传秘方酿制,美味可口云云。其实,我翻遍《三国》,也没有发现诸葛氏沾过一滴酒,何尝见他醉过?这也怪家乡有名的古人太少,好不容易出了个诸葛亮,于是什么东西都朝他老先生身上扯。反正人早就死了,找谁对证去?

我想,那一系列与“孔”字沾边的酒,恐怕也有强奸孔夫子之嫌。国人爱喝酒,厂家要赚钱,于是弄得一代道德文章宗师变成了酿酒大师。孔子要活到今天,也许会乐颠颠的:反正文章、教育不值钱,改行造酒,倒是顺应了市场经济大潮,何乐而不为?

李白有诗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诗仙恐怕绝想不到,他一时兴之所至,随口吟出的几句诗能给现代人带来无穷受益。那时候究竟有没有兰陵牌的酒,不得而知,而现在是有的,并且厂家强调该酒就是当年令诗仙“不知何处是他乡”的那一种。这只有天晓得了,而我是不相信在唐朝便有了这种清澈透明的烈性酒的,而《水浒》讲的是宋朝的事,里面江湖好汉豪饮的酒都还有些发浑呢。

这倒令我想起了一个打鸟的故事。一位年轻人老打不着鸟,便去请教老猎人,老猎人让他先在纸上画个鸟练练枪法,可年轻的猎人连假鸟也打不准,又跑去问老猎人该怎么办。老猎人告诉他:“你干脆先在纸上打个洞,然后再在洞上面画个鸟不就得了?”

现代人可真聪明。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