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粤开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张德礼:内循环是未来深圳要抓的主要问题

来源: 2020-08-26 09:03

记者 辛圆

自1980年深圳特区成立以来,这个南部边陲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与北京、上海和广州比肩的一线大都会,这被外界无不羡慕的称赞为“深圳速度”。

40年后的今天,国家赋予了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深圳新的使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城市。深圳将如何实现从特区到示范区的“华丽转身”,又将如何深度融入到大湾区建设?

特区成立40周年之际,梳理深圳缘何腾飞,展望深圳未来的发展方向不仅能为中国城市发展探路,也能够为全球城市发展和治理提供可参照的中国样本。

粤开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张德礼日前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从“经济特区”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转变,意味着深圳将从改革开放的先行探索者升级为示范引领者,这就要求深圳不仅要走在改革开放前沿,还要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张德礼指出,深圳目前主要存在三大方面的短板:首先是经济外向型特征比较明显,因此受中美贸易摩擦冲击较大;其次,受土地资源稀缺的影响,深圳地价、房价对实体经济造成了一定的挤出效应;最后是原始创新能力不足,一些关键技术、核心零部件高度依赖进口。

他表示,对深圳来说,未来外循环还要继续做,甚至要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而内循环可能是深圳要抓的主要矛盾。“推动内循环至少包括扩大内需和推动创新两方面的内容。深圳的特色和优势就在于创新,创新驱动是深圳发展的主要战略,也是深圳在双循环格局中对自身最重要的定位。”

以下是经过界面新闻编辑整理的采访实录

界面新闻:整体上如何评价深圳特区40年以来的经济发展?深圳特区的成功做对了什么?

张德礼:深圳作为中国最早开放的经济特区,从“三来一补”加工贸易起步,逐步形成结构合理和配套完善的产业链。积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大力推动科技创新,目前在全国是GDP规模排名第三的国际化大都市,在改革开放短短40年左右的时间内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不得不说是一个经济奇迹。

深圳成功的原因主要有:第一,利用好了自己毗邻香港的地理位置优势,积极引入外资,充分接收了香港的辐射带动作用。第二,改革开放40年来,深圳在各项制度上先试先行、大胆试验,深刻地转变了政府职能,促进了经济活力。第三,建立了立体化、现代化的城市交通体系。第四,深圳的产业基础雄厚,产业集群结构合理、配套完善,是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引领者。第五,深圳非常重视科技创新投入。

界面新闻:去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如何看待从特区向示范区的转换、特区和示范区有什么不同?

张德礼:从“经济特区”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转变,意味着深圳将从改革开放的先行探索者升级为示范引领者,这就要求深圳不仅要走在改革开放前沿,还要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而且,新定位的内涵更加丰富。过去深圳建设经济特区,主要体现在经济范畴,政府会给深圳提供一些经济方面的优惠政策。现在提出要建设先行示范区,对深圳的战略定位是“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可持续发展先锋”,对深圳的要求从经济领域建设,拓展到了全方位建设。

比如,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一个关键点是建设体现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现代化经济体系,这就不仅要求深圳发展得快,还要发展的好。再比如打造民主法治环境、推动城市绿色发展等,其实都对深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界面新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对深圳的特殊意义在哪?

张德礼:深圳在40余年的时间里完成了经济的跨越式发展,但在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后,行至今日,深圳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机遇。

从机遇来看,深圳具备较好的产业基础、创新优势,又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之一。但从挑战来看,深圳在中美贸易摩擦、产业迁出等因素的冲击下,经济承压,关于深圳“失速”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当前这个时点,深圳被委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历史重任,其特殊意义主要有两个:

第一,在面临诸多挑战的情况下,依据建设先行示范区的道路指引,推动科技创新、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是突破当前深圳困局的最优解。另外,建设示范区的一些其他措施,其实也是城市发展的重要内容,比如要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提高城市居住的舒适度,才能够吸引全球各地的资金和创新人才,推动城市长远发展。

第二,有利于延续深圳改革开放排头兵的制度优势,让深圳发展迈上新台阶。深圳要发展,仅仅着眼于一些经济优惠政策是不够的,还需要全方位地推动城市改革。目前深圳已经有比较好的经济基础和制度基础,创新探索精神也比较足,在这个时点上对深圳提出更高的改革要求,有利于深圳实现进一步的发展。

界面新闻:深圳要真正建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目前还存在哪些短板,未来需要从哪些方面发力?

张德礼:深圳目前主要存在三大方面的短板:首先,深圳目前的经济外向型特征比较明显,因此受中美贸易摩擦冲击较大,出口面临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出现企业外迁趋势。受土地资源稀缺的影响,深圳地价、房价对实体经济造成了一定的挤出效应,一些占地规模较大的制造业企业为了降低成本正逐渐迁出深圳。同时,由于经营成本高企、土地空间有限,企业在深圳的投资意愿也在减弱。

最后,原始创新能力不足。深圳的科技创新更重视技术开发而非源头创新,一些关键技术、核心零部件高度依赖进口。此外,深圳缺乏领先的教育环境、基础研究支撑力强的科研平台、顶尖的人才和高端的研发团队,导致深圳存在基础研究实力较差的问题。

未来可以从这几个方向发力:第一,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继续巩固高端制造业优势,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深入打造有利于科技创新的金融业态等。

第二,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引导企业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增强高校基础研究实力,加强与香港、广州等地的创新合作等。

第三,注重引入高端人才,并且不仅要“引人”,还要“用人、留人”。

第四,加强与香港的协同。促进通关便利化,优化相关制度衔接,实现创新资源对接,推动金融市场互联互通等。

界面新闻: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之一,深圳应如何发挥优势,为大湾区发展增添新动能?

张德礼:最关键的是与其他城市实现合理互补,尤其是和港澳实现优势互补。

深圳集聚了华为、中兴、腾讯等一大批全球知名的高技术企业,创新氛围更为浓厚,技术开发、产业转化能力非常突出,但是缺乏高质量的研究型大学和科研平台为企业提供基础技术支持。而香港拥有众多世界一流高校,并且在科学及工程学科方面表现较为优秀,基础研究实力非常突出。同时,香港还在金融投资、会计审计、商业咨询、法律服务等商业和专业服务领域发展水平较高。珠三角其他城市,比如东莞、佛山等,则都是实力强悍的制造业重镇。

这便形成了一条非常明晰的“协同研发-产品化-融资-制造-销售”的产业链条。具体而言,香港本土科研人员可以与深圳的科创企业合作创新,基于研究成果来开发新的产品,并由深圳风投机构予以初始资金,然后在佛山、东莞等地进行批量化生产,最后经广州销往全国,再发展到后期,企业可以选择到深交所或者港交所进行融资,进一步壮大公司规模。

深圳作为核心城市,未来要做好与其他城市的合作网络对接,最主要是要和港澳实现比较好的对接。

第一,深圳应当进一步加强和香港间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通关便利化,同时特别需要研究为商务、科研、专业服务人才等提供更加便利的签注和通关安排。

第二,应当在深港间强化科技共享、创新资源、科技人才对接。将深圳在“产”方面的优势,与香港在“学”和“研”方面的优势充分结合。

第三,深圳应当推动和香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支持港澳PE、VC机构积极参与深圳创新型科技企业融资,加快建设深港通、债券通,提高两地资本市场的连通程度。

界面新闻: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谈到“建立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深圳在推动“双循环新格局”建设上应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张德礼:“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制定宏观政策的基本出发点。

对深圳来说,外循环还要继续做,甚至还要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但是也要保持清醒的认知,在逆全球化的背景下,深圳的出口没有那么顺畅了,进口高科技的产品和技术也没那么容易了。

内循环可能是深圳要抓的主要矛盾。推动内循环至少包括扩大内需和推动创新两方面的内容。深圳的特色和优势就在于创新,创新驱动是深圳发展的主要战略,也是深圳在双循环格局中对自身最重要的定位。

因此,深圳还要进一步提高自身的创新能力:一方面,深圳需要继续强化原始创新能力,最关键的是要提高基础研究水平,把科技创新链条的源头给补上,包括加大基础研究领域的财政资金投入、积极引导企业投入基础研究、强化产学研合作等。同时,和基础研究实力较好的香港、广州加强科技创新合作也是必要之举。

另一方面,深圳要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继续巩固高端制造业优势,并加快发展5G、互联网、文化创意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展开更多
打开证券时报APP,发现投资价值 >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推荐
精选推荐
粤开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张德礼:内循环是未来深圳要抓的主要问题
2020-08-26 09:03
重磅发布!深圳最受尊敬40家上市公司、40位卓越企业家评选隆重揭晓;致敬深圳40华诞,评审专家如此解读深圳……
2020-08-26 07:34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四十周年 再立潮头创奇迹
2020-08-26 0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