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抄底还是输血?这家A股百亿短债压顶,却豪掷16亿“全款买房”
南深 06-22 08:31

在不少上市公司加快处置物业补血,多元化企业加速剥离地产业务的当下,却有公司顶风逆行。

6月20日晚,麻醉药龙头人福医药抛出一份公告,旗下四家子公司合计耗资16.45亿元购入同一对手方珂美立德的多项商业物业资产,包括办公楼和公寓。从公司的分析看这些物业资产用途跟各子公司的需求非常吻合,从公司给出的同区域可比项目价格对比看,交易看上去也非常“优惠”。

不过中国基金报记者关注到,上述交易或许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珂美立德在2019年8月之前实际上一直是人福医药并表的子公司,在处置时还欠着公司2.6亿本息,直到2021年才归还。目前,珂美立德售卖的大多是期房,在其资金链紧张情况下能否按时交房是个巨大考验。

人福医药本身也不宽裕,截至一季度末账上虽有近35亿现金,但同时也有着上百亿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此次“买房”却要一笔消耗近半现金。

爽快付全款买期房 
决策流程“先斩后奏”

根据公告,人福医药全资子公司人福有限公司、创新药研发中心、天润健康和持股80%的子公司宜昌人福,于2022年3月分别以51051.57万元、46750.98万元、39005.07万元、27690.69万元向珂美立德购买物业资产,交易金额合计164498.3万元。

图片

人福有限公司、创新药研发中心、天润健康买的是办公楼,根据合同约定,在交易标的取得销售许可后,三家公司于2022年3月17日向珂美立德支付了交易总价款的80%,剩余20%价款将在珂美立德办完不动产权登记起7个工作日内支付。而宜昌人福购买的是两部分合计近300套的公寓,2.77亿元总金额在3月份就全部支付完毕。

然而公司如此爽快,几乎全额付款,实际上买到的大部分是期房,而且存在交割风险。公告显示,这些房产还处于施工建设阶段,大部分是在2023年6月和10月交房。目前珂美立德资金紧张,存在因建设施工安排未及预期等因素导致不能如期交付的风险。

图片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公司上述交易3月份就完成了,但迟至6月9日在上交所的问询下才首次披露,几乎延迟三个月。而直到6月21日公司才召开董事会给决策流程“打补丁”,审议通过《关于同意子公司购买物业资产的议案》,已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勒紧裤腰带当土豪 
交易对手是前子公司

人福医药此次全款现金“买房”,算得上是勒紧裤腰带当土豪。

2022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也只有35亿元不到,此次一把就消耗掉接近一半。另外,公司短期债务压力实际上非常大,截至今年3月底短期借款有76.5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有23.14亿元,合计100亿元。

中国基金报记者注意到,人福医药此前已经在持续抛售资产。

其中最大一笔是出售天风证券股权。4月1日晚间,人福医药天风证券同时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人福医药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所持全部天风证券7.85%股权,转让予湖北宏泰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价款总额为21.24亿元。

另外今年2月,公司全资子公司人福美国还向RheaParent汉德人福24.57%股权,回款约11亿人民币。去年11月,人福医药还向安达北美洲转让持有的华泰保险2.5247%股份,转让价格为10.26亿元人民币。

图片

人福医药一边勒紧裤腰带卖资产,一边大手一挥爽快买物业,原因无他,源于交易对手珂美立德曾经就是“自己人”。

回溯过往年报,公司于2014年7月设立珂美立德,计划开展辅助生殖、医疗康养等业务。

图片

2018年1月,珂美立德经营范围增加房地产开发业务,准备开展医疗康养项目建设,后因公立医院改革政策调整以及“归核聚焦”工作思路,公司决定退出医疗服务领域,于2019年8月出售珂美立德股权。

种种迹象显示,珂美立德目前资金链比较紧张。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长期权益往来款2.61亿元,主要就是珂美立德对公司的欠款及利息。根据公司的说法,珂美立德因前期处于项目开发阶段,资金紧张,未及时偿还所欠公司资金,经过积极催收,已于期后全部回款。

隐现控股股东当代集团身影

此次交易对手珂美立德与人福医药控股股东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当代集团”)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天眼查APP数据显示,珂美立德目前为武汉当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当璟”)全资子公司。武汉当璟成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本500万元,由刘柏君和黄文敏各持股60%和40%。

武汉当璟称得上是当代集团的贴身商业伙伴。

2018年11月,长江建投集团(武汉)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汉当璟、武汉当代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当代地产”)共同设立了武汉长江建投当代置业有限公司,主营房地产开发和工程建设施工。三方持股比例分别为50%、30%和20%。

而当代地产穿透后,背后正是当代集团,为当代集团地产板块的的运营主体。公开资料称当代地产采取“独立开发+联合开发+代建”的模式深耕武汉市场,业务覆盖住宅地产、商业地产、产业地产以及小城镇综合体等。当代地产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2亿元,由武汉当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当代城建”)持股100%,继续穿透后当代城建又由当代集团100%持有。

图片

去年四季度地产行业突然急转直下以来,当代地产资金链紧张,多个项目曝出“烂尾”消息,而武汉当璟帮当代地产接盘了多个项目。去年11月,当代地产悉数退出所持有的武汉龙海开发建设100%股权,武汉当璟全资接盘。今年3月28日,当代地产将持有湖北同仁蓝莺药业的80%股权,又是转让给武汉当璟。

当代系整体流动性不乐观

资料显示,当代集团的业务涵盖医药、房地产开发、旅游等,旗下参控股上市公司包括人福医药三特索道等。除了地产板块外,集团整体流动性同样不容乐观。

今年3月29日,当代集团在中信证券信用担保账户所持的部分三特索道股份被强制平仓,被动减持8.13万股。同一天,当代集团通过中信证券所持的人福医药105.86万股,也发生被动减持。为此,大公国际将其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图片

根据年报及相关公告披露,近几年当代集团还存在通过第三方企业采取每季度期初借款、期末偿还的方式占用人福医药资金的情形,2019年至2022年期间最高时点占用金额分别为1亿元、13.73亿元、22.33亿元和22.92亿元。

股价上,曾经的小白马人福医药近一年半持续处于下降通道,从2020年8月的39.44元(前复权)到今年4月最低的13.15元,跌幅近70%,近期股价小有反弹,但跌幅依然腰斩不止,最新市值282亿。

图片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