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专网通信”继续发酵,宏达新材前三季度亏损2亿元,即将易主江苏伟伦
王小伟 10-14 08:45

(原标题:“专网通信”余孽继续发酵,这家企业前三季度亏损2亿元,即将易主江苏伟伦)

董事长失联事宜爆发后,宏达新材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最终会变更为何方,终于开始浮出水面。

10月13日晚间,宏达新材发布权益变动公告,只不过最终控股股东并没有变为此前筹划接盘的杭州科立,而是因为一纸《执行裁定书》而裁定出来的江苏伟伦,实际控制人也进而将变更为朱恩伟。

从目前来看,江苏伟伦及朱恩伟对于宏达新材的最新入主,正值公司业务发展“至暗时刻”到来之际。由于“专网通信门”持续发酵,宏达新材同日发布公告,公司前三季度的亏损额已经飙升到2亿元左右。

从目前迹象来看,面临重大不确定性的宏达新材,因实控人失联和深陷"专网通信诈骗案"而接连收到监管函件,再加上公司经营业绩“黑天鹅”,公司面临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风险正在骤增。

年内控股权两度谋变

根据最新公告,宏达新材近日接到股东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江苏伟伦”)通知,获悉其收到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执行裁定书》。基于《执行裁定书》将发生本次权益变动。

经法院裁定,将被执行人上海鸿孜持有的宏达新材股票8646万股作价34376万元抵偿上海鸿孜所欠被执行人江苏伟伦债务。被执行人上海鸿孜持有的宏达新材8646万股股票所有权自本裁定送达受让人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时起转移。

上述裁定生效且股份过户登记完成后,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2961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29.97%),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江苏伟伦,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朱恩伟。

回溯来看,公司控股股东上海鸿孜此前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因上海鸿孜与江苏伟伦之间股权转让纠纷一案被法院执行。此前公告显示,经两次拍卖,最终有8646万股流拍。

根据最新披露的入主方情况,朱恩伟持有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份。后者注册资本为8696万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宏达新材的控股权拟变更,即便缩小到一年这样一个周期内,也并非首次。

今年5月,专网通讯事件还没有爆发之时,宏达新材就曾表示,公司接到控股股东上海鸿孜通知,其将与杭州科立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杭州科立”)筹划关于公司股份转让事项,双方已于2021年5月13日就相关事宜签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杭州科立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上海鸿孜持有的12210万股公司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8.23%。转让完成后,杭州科立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章训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杭州科立成立于2021年5月7日,法定代表人为章训,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这表明,从注册资金规模来看,杭州科立不如本次入主的江苏伟伦;同时,由于在接棒成为宏达新材实控人之时,杭州科立才成立满6天,这也意味着,杭州科立很可能是为了本次运作而最新成立的专门主体。

不过,还未完成转让手续,宏达新材原实控人杨鑫自己便失联了。从当时上市公司方面的表态来看,股权转让只进行了一小部分,剩下的大部分被轮候冻结。从目前来看,杨鑫的持续失联,已经对当时所筹划的这笔股权转让产生根本性影响。

前三季度由盈转亏

同日,宏达新材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8亿元~2.2亿元,由盈转亏。

对于业绩变动主要原因,公司方面表示是因为专网无线通信业务异常。从5月底上海电气爆出83亿元财务黑洞以来,公告风险提示的上市公司已经超过14家,可能造成的损失达数百亿元。

具体来看,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观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2020年至2021年期间与江苏弘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保利民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宏正益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等客户分别签订了系列销售协议,约定公司向前述客户销售专网无线通信产品。后由于前述合同陆续出现执行异常及应收账款逾期的风险,严重影响了子公司的资金安全与专网无线通信业务的经营与安排,产生了对公司资产造成损失的可能。受上述专网通讯业务风险影响,导致公司相关经营业务停滞,预计报告期内形成经营亏损约1591万元。

同时,基于专网通讯业务形成应收账款回收风险以及后续诉讼以及执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相关风险,公司拟在报告期内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2937万元。

此外,因上海观峰专网无线通信业务生产及经营情况发生异常,存在无法完成相关业绩承诺的可能。因此公司拟在报告期内对上海观峰所形成的商誉计提商誉减值损失约1.66亿元。

对于投资者来说,宏达新材“专网通讯事件”的到来可谓突然。就在今年3月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公司方面还明确表示,将持续发展专网无线通信业务,开发高附加值产品。

此前,监管方面曾因为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因此质疑杨鑫与隋田力存在关联关系乃至利益关系,要求公司明确说明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事项,是否存在重大经营风险并予以揭示,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宏达新材在回复中对以上内容予以否认,称"不存在已知的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虽然目前公司证券简称仍然正常,不过,从目前迹象来看,面临重大不确定性的宏达新材,因实控人失联和深陷"专网通信诈骗案"而接连收到监管函件,再加上公司经营业绩的黑天鹅,公司面临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风险正在骤增。截至6月30日,公司股东数约为3.82万户。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