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再遭灰熊做空,跟谁学迅速回怼:机构无知、公然污蔑

来源: 2020-06-03

6月2日,沽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第二份做空报告,称后者公开宣称的学生招生人数和营收被虚增了900%左右。

跟谁学回应称,“对于这种通过P图等方式来诋毁公司的行为,我们表示震惊”。

“有投资人说,3个月被做空6次,被3家不同的美国做空机构做空,跟谁学还恐怕真的是‘空前绝后’啊。”5月中旬,在被浑水做空后,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在其微博中这样表示。眼下,仅仅才过去半个月,“狙击”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又来了。

6月2日,沽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第二份做空报告,称后者公开宣称的学生招生人数和营收被虚增了900%左右。在灰熊的这份报告发布后,此前曾做空过跟谁学的机构香橼也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该报告,并称赞了灰熊所做的工作,表示如果跟谁学在美国注册,它今天就应该不再交易。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这并非灰熊首度做空跟谁学,早在今年2月,灰熊就曾发布过一份题为《刷出来的学生数量和财务造假》的做空报告。

今日下午4点18分,跟谁学针对此事发布声明称,灰熊的报告充斥着大量编造的数据和陈述。“对于这种通过P图等方式来诋毁公司的行为,我们表示震惊”。

截至美东时间6月2日收盘,跟谁学股价上涨了13.37%,至36.97美元。

灰熊的二度做空

2月25日,灰熊曾发布了一份长达59页的做空报告。在报告中,灰熊直指跟谁学2018年净利润夸大74.6%、刷单虚增学生人数以及利用未合并的关联方分流成本,从而进行财务造假。此外,灰熊还直呼跟谁学是“最差的上市教育企业”。次日,跟谁学方面回应称,“我们认为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时隔三个月,灰熊再度将“矛头”指向跟谁学,并配以文字说明和视频表述。“我们的报告包含技术说明和一个视频指南,用来指引任何人可以如何复制我们的发现。我们敦促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立即调查此事,因为既然我们已经揭露了跟谁学的欺诈方法,该公司很可能会试图掩盖其踪迹。”灰熊指出。

在最新发布的报告开头,灰熊表示,跟谁学对其以及其他沽空机构提出的指控多次作出了互相矛盾的回应。与此同时,其还获得了可以进一步证明跟谁学作出了虚假误导性陈述的确凿证据。

灰熊指出,在继续研究和分析后发现了自认为是全面的第一手数据,而这些数据来自于跟谁学本身,且显示了真实的学生注册人数。在灰熊看来,这相当于对跟谁学骗局的有力证明,表明跟谁学公开宣称的学生招生人数和营收被虚增了900%左右。

据称,灰熊还审查了详细的证据,证明跟谁学似乎正在进行大规模的非法营销活动。其相信,该公司的核心营销战略是围绕身份盗窃建立起来的。

此外,灰熊还从中国的一家第三方供应商处获得了记录,该供应商声称跟谁学向其支付费用,让它向跟谁学提供虚假的微信ID和身份证。“我们确认了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包括跟谁学与这家供应商之间的电汇”。

灰熊指出,其对所得数据的分析表明,跟谁学购买了超过20万个虚假的微信账号。“我们抽样调查了3000个账户,其中大多数我们都可以识别为跟谁学的教师/导师。”

灰熊还直言,其他沽空机构也已经开始觉察到跟谁学的“欺诈行为”,其相信市场和监管机构很快就会跟进。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除灰熊的这一报告获得了香橼的“站台”外,此前同样做空过跟谁学的浑水也在Twitter上置顶了它第一篇做空跟谁学的报告。

跟谁学快速回应

事实上,自今年2月份灰熊发出第一份做空报告后,跟谁学已经被四家机构沽空。

5月6日,跟谁学发布2020年一季报的同一天,天蝎(Scorpio VC)发布做空报告称跟谁学财务和经营数据造假,且股价被严重高估;

北京时间4月14日晚间,香橼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认为跟谁学夸大财务数据、存在“虚假”学员、管理层涉嫌多种金融欺诈等,最终直指该公司虚报收入高达70%。

此后,香橼还连续发布了两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

而在5月18日晚间,浑水也针对跟谁学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称其怀疑跟谁学至少有80%的收入是造假的,甚至可能是90%以上。

对于这些指控,跟谁学悉数进行了否认。陈向东还曾在其微博中承认,浑水的做空报告确实是做了功课的,技术思维也值得点赞,但他称,可惜浑水没有弄明白跟谁学的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模式。他还说,跟谁学的业务聚焦于在线直播大班课,经营现金流持续为正,目前春季同期在读正价课学习人次接近120万,最简单的调查方法就是对同期在读的近120万学生抽样访谈。

对于此次灰熊的二度做空,陈向东并未在社交媒体发声。今日下午,跟谁学发布了官方声明。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直言灰熊的这份报告中充斥着大量编造的数据和陈述的同时,跟谁学还表示:当打假者变成造假者,做空便从美国市场的一种良性机制,变成了某些人不当牟利的工具。这种充满恶意的行为,已经突破了商业伦理的底线。

跟谁学称,灰熊报告中对公司第二季度高途课堂的收入预测毫无依据,且通过学员前台展示编码推算学生增量的研究方法存在根本性错误。

声明中还指出,微师是一款视频直播工具,其课程提供者及受益人主要为除跟谁学之外的其他线下机构、中小型线上机构的老师和学生。微师平台首页展示的为推广课程,页面内容由人工不定期更换,并非报告指控的发布即进入“僵尸状态”。灰熊对于微师业务的指控,显示了做空机构对跟谁学业务的无知。

跟谁学还表示,其在业务运营中会采购来自多方的外部服务,包括采购部分关于微信运营方面的服务。“我们认为微信永远都是最有效的与客户连接的渠道之一。我们以最保守的相似即确认的方法核对了做空报告中的银行对账单,在其68笔交易中,仅找到了13笔近似匹配付款,合计金额为27.98万元,均为正常的服务采购交易。报告中出现了大量信息篡改,P图及完全不合逻辑的指控……这样的公然污蔑已经超出了做空的底线。”

在声明接近尾声处,跟谁学还指出,“美国时间6月2日当天,跟谁学的股价涨幅高达13.37%,同时市场可供出借的跟谁学股票数量不足,导致空头的头寸持有人可能被强制平仓。在面对潜在的巨大经济损失时,做空机构铤而走险,公然伪造证据,跟谁学将向公安机关经济犯罪侦查部门寻求帮助。”

为何屡遭指控

跟谁学是一家中国互联网教育科技公司,2014年6月由陈向东(前新东方执行总裁)带领创建。2019年6月6日,跟谁学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GSX。

此前,有曾参与诸多教育企业项目尽职调查的行业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过去,在线教育在中国市场的高速增长大多依赖线上的流量获客,而随着流量成本的逐年飙升,所有在线教育企业都面临着盈利性挑战。因为,追逐流量的运营模式很难实现盈利。但他也表示,当前,在线教育企业和“盈利”这一标签的距离有些远。

但显然,盈利早已成为跟谁学的“标签”。据悉,早在上市前,跟谁学就已经实现盈利。且近来,跟谁学的营收增长速度也较快。有投资者直言,高速发展的行业、企业除了会被投资者看中,也会被做空机构关注,这是在所难免的。

近日,跟谁学CFO沈楠在接受腾讯新闻专访时,对于和新东方在线、网易有道相比,营收增速太快了且毛利率较高这一问题解释称,不能简单的将跟谁学与新东方在线、网易有道这些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相比,其营收增速经常同比三位数增长并不奇怪,因为K12在线大班课本身就是增速比较快的业务。

对于跟谁学的屡遭做空,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一方面是美国监管机构收紧了对外籍在美上市企业的监管预期,让很多看空机构想借此浑水摸鱼。另一方面是在相关法案尚未正式出台的情况下,大型中概股纷纷到香港第二上市,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反证了中概股在财务上可能存在瑕疵。加上跟谁学自身反驳做空的理由基础不稳固,这就给了很多机构机会。”

前述行业人士还曾告诉记者,教育行业本身的特性容易形成信息上的盲区,这可以给公司带来造假空间,同时也会引发投资者的质疑。

“举例来说,比如教育行业的销售收入,消费者可能花钱买的是一年的课程,但不同的消费者有不同消费行为,有的人可能分成52个礼拜,每个礼拜一次课;有的人前三个月就上完了所有的课。这样的情况就造成教育行业的销售确认不是线性的,很难用一个平均理念匡算到每一个人,对行业并不了解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在信息辨识上可能会出现盲区。”

沈萌表示,目前来看,跟谁学在遭遇做空后作出快速反应是恰当的方式,但其此前回应的内容也可能因为时间仓促而略显单薄。“反击做空,要么是拿出有力客观证据,要么是指出对方方法的技术漏洞。单纯说‘你不懂’,只是让人觉得苍白无力。”他指出,看空机构与企业是在相互博弈,裁判则是市场上的投资者,各方的表现都会被看在眼里。

展开更多
打开证券时报APP,发现投资价值 >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选推荐
再遭灰熊做空,跟谁学迅速回怼:机构无知、公然污蔑
2020-06-03 21:29
又是大肉签!2个涨停就开板,却能一签赚7万,更有这家一签马上赚到10万了
2020-06-03 19:40
暴涨50倍!中小板新"一哥"来了:最牛"打工妹"又火了
2020-06-03 1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