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旭光电债务违约调查:一场金融抽贷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2019-11-20   作者:王小伟

东旭光电债务违约调查:

一场金融抽贷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证券时报记者 王小伟

东旭光电债券违约事件持续发酵,被视为“2019年年终大雷”。11月19日,证券时报记者赶赴位于北京西城的东旭集团办公地实地探营,东旭光电债务违约的更多原因逐步浮出水面。

东旭光电负责人丁一(化名)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公司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有关;而流动性困难的直接导火索,则来自于金融机构一笔20亿元规模的抽贷行为。东旭光电流动性瞬时紧缩。

东旭光电债务违约,可以视为这家近年来一直在质疑声中前行的公司相关风险的一次集中暴露。可以预见,它大概率将引发公司后续融资、运营等多层面的多米诺效应。在东旭方面看来,这折射出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待解。不过也有业内专家表示,东旭违约表明,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金融生态变局之下,部分企业此前风险可能潜藏,未来则有可能加速暴露。

值得注意的是,19日早间,东旭光电和东旭蓝天“闪电”祭出石家庄国资接盘的消息,未来“东旭系”能否向死而生、彻别质疑,仍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30小时,经历了什么?

从东旭光电爆出债务违约,至记者发稿,已经整整过去了30个小时。由于事发突然,这段时间内,忙于开会沟通、商讨应对方案成为东旭光电和控股股东东旭集团管理层的第一任务。

“我是(18日)下午得知东旭光电债务违约一事的,从昨天收盘开始,我的电话就被打爆,包括投资人、媒体、监管机构等各方面在内,我都要进行沟通。一直到(19日)凌晨3点,我才下班回家。”丁一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东旭光电逾37万户股东,则更为焦躁。截至2019年三季度,中证金、基金专户、北上资金都已成为东旭光电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在东旭光电“股吧”中,早已充斥着“康得新第二”“在雷区碰雷”,甚至“骗子公司”等判断,不少回复时间都定格在凌晨时分。

东旭高管及部分基层员工,也几近通宵无眠。“上清所是23点之后才发布公司第一期中期票据违约公告的,按照流程,只有在上清所发布公告后,上市公司才能发布相关公告。因此大家都在一边等待一边商量应对方案。”

回看可知,上清所发布违约公告是在18日深夜。公告显示,“11月18日是16东旭光电MTN001A、16东旭光电MTN001B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至今日日终,我公司仍未收到东旭光电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统计显示,两债券共计涉及待兑付资金超过20亿元。

东旭光电公告则是定格在了19日早间。公告显示,“由于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致使上述两个品种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为何183亿<20亿?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东旭光电被视为白马股,本次违约一出,便引起市场哗然。“现在东旭涌上了风口浪尖。”东旭光电某部门中层管理人员方磊(化名)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哗然声中,最为市场所不解的是,东旭光电2019年三季度账面上还坐拥183亿元的货币资金,为何四季度才过去一半时间,突然之间连20亿元债务都支付不起呢?

通过A股爆雷案例来看,市场对此主要有两种负面猜测:要么巨额账面货币资金被挪用,要么涉嫌财务造假。而这两点猜测,又都与东旭光电近年来财务报表持续出现的“大存大贷”现象密切相关。

数据显示,2018年底东旭光电货币资金为198亿元;2019年一季度上升至218亿元,在所有A股公司中排名升至84位。

(下转A2版)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