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言回放

2018-11-10   作者:

新余国科:

公司增长偏重高质量发展

时间:11月6日

嘉宾:新余国科董事长金卫平

公司目前无论是业绩,还是股本规模都偏小,如果说上市后的一年是在资本市场的适应期,那适应期过了后,公司将采取哪些措施做大做强?

新余国科董事长金卫平:我们采取的措施主要有:一是充分利用好募集资金,做好研发中心项目的建设和人工影响天气和气象环境装备的研发及产业化建设,提高研发水平,加大研发投入,不断开发市场需要的新产品,延伸和完善公司产业链,扩大生产能力,做好公司现有业务的规模扩张;二是积极做好对外投资,加大对外投资规模,实现“外延式”扩张。三是寻找合适标的推进并购重组,充分利用公司上市后资源优势、社会影响,快速做大做强企业。

财报显示,公司目前的民品占比约三成左右,在董事长的规划中,军品和民品在公司业务结构中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构成?

新余国科董事长金卫平:军品目前比重要高,这是我们军工企业的行业特点所致,就目前来看,军品发展速度与质量好于民品,而我们的民品偏向军民融合,一块是人工影响天气,一块是生态文明建设领域环境的保障,我认为随着国家军民融合政策推进,公司民品产业空间会更加广大。公司目前的规划是军工保持稳定增长,民品则是推进跨越式发展,我判断3-5年左右,民品在公司业务结构中将占绝对优势。

我们关注到,公司的净利润增长远远高于营收规模增长,怎么看待公司的这一财务现状?公司在营收增长这一块有没有什么规划?比如通过外延并购迅速扩大营收规模?或者公司会一直专注于目前这种内生式、高质量的增长?

新余国科董事长金卫平:公司的净利润增长较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公司的产品调整,具备高附加值的产品投入,新业务拓展等,让公司产品在市场竞争中具备价格比较优势,公司有外延扩张的规划,但并购方向是瞄准有技术团队、技术优势、业务优势,规模中小的产业链相关企业,目前公司正在洽谈一些标的。公司的增长内容一直是偏重于高质量的发展。

宏大爆破:

军民融合风口即将到来

时间:11月9日

嘉宾:宏大爆破董事长郑炳旭

公司传统主营业务是从事民爆和工程服务,为何要选择向军工领域转型?

宏大爆破董事长郑炳旭:这是一个自然的转型升级。宏大之前是从事一些建筑物拆除爆破工作,技术上做到最顶尖。后来公司考虑到因为爆破工作需要经常接触和使用炸药,自己生产炸药能够减少成本,提高效率。2001年公司开始谋划这件事情,2003年,我们获取了炸药生产资格。然后,我们发现炸药有规模效应,所以便开始在广东省内进行布局,将原本的8家炸药厂收购了7家,另一家也在规划参股,从而形成区域性协同。雷管是炸药其中的一个产业,其接近军工,因此很多雷管厂也存在军工厂。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在收购雷管厂时将地方重点保军企业明华公司顺便带入。

自2009年收购直至2016年,因为明华公司历史负担重,资产不能随意使用,资产使用效益低,明华公司一直在亏损。穷则思变,我们已经嗅到军民融合风口的到来,于是考虑大力发展军工产业,并先后成立了几个军工合作平台。

公司为什么能在军民融合方面走在广东的前面?

宏大爆破董事长郑炳旭:首先,宏大爆破并非民企,而是国资委下属的国有控股公司,宏大的控股股东是广业集团。其次,我们这次的合作伙伴国防科技大学具有非常多并且高端的科研成果,但是很多还未转化为产品。现在国内有上万家民参军企业。而民口企业无经验和专业设施,并且受制于体系,因此民口企业进入军工的门槛高,取得科研生产许可难。

宏大爆破的军民融合之路能够破这个局,一方面也是我们拥有一定的基础和经验,我们原本是一个传统小军工企业,四证齐全。另一方面,我们找到了好的合作伙伴——国防科技大学,他们有基地和研发设备,和我们人员组成一个很好的研发团队,共同研制。人才共有,资源互补。现在,HD-1的首飞也取得圆满成功,证明我们也是有一定的基础的。

您认为HD-1项目对于广东产业的转型升级以及整个产业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宏大爆破董事长郑炳旭:过去的军工企业一般都放在远离沿海的省市,广东在军工行业的底子相对较弱。这一次HD-1的突破对广东来说,是提升了空天产业的含金量,还能在空天领域带来产业带动。

我们不能小看这么一个项目,因为HD-1的跨界性主要表现在产品研制生产涉及航空航天、电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等多个重点领域。广东HD-1导弹研发出来后,能够和之前的一些项目形成一个产业链,促进广东在新材料、发动机产业的升级。HD-1项目也得到了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是典型的重大创新项目和跨界军民融合项目。项目的实施,既可以引领广东企业“民参军”的发展方向,为国有军工集团研制生产高精尖武器系统提供有益补充,又对推动广东科技创新、产业转型升级和区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黄剑波 整理)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