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国科: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

2018-11-10   作者:邢云

证券时报记者 邢云

新余国科(300722)从江西省一个穷山沟里的钢丝厂,一步步走出新余,布局全国,2017年登陆A股后,现在正规划国际化的新姿态。公司的成长与其现在从事并领头的领域——“人工影响天气”产业一样,有着些许“神话”色彩。与如今国内充满个人烙印的华为、格力、远大等等优秀企业相同,掌舵新余国科16年的金卫平同样是公司达成这些“不可能”目标的核心因素。

“公司一直致力专注于细分领域的创新做强。”日前,这位“呼风唤雨”的董事长金卫平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公司的增长内容一直是偏重于高质量的发展,“如果盲目迷信规模,扩大营收,公司到不了今天的高度。”

山沟飞出金凤凰

梳理金卫平与新余国科的发展路径,其一路穿山越岭,经过五十余载筚路蓝缕,如今终于立于潮头。

1963年7月,金卫平出生,两年后的1965年,新余国科的前身江西钢丝厂诞生于江西省安福县彭坊乡陈山沟,命运就此把一个人和一家企业系在了一起。

1983年7月,南京理工大学毕业的金卫平来到江西钢丝厂工作,工作伊始,就赶上了厂区搬迁。1984年3月,国家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综合计划部同意工厂搬迁到新余市西郊建设。经过6年多的艰苦努力,工厂完全靠自筹资金于1990年2月搬迁到新余市西郊河下乡岭泉村虎头山。在此期间,金卫平和其他钢丝厂人一道,面对一座砂石遍地的荒山,一切重来,发扬“团结务实,开拓奉献,拼搏进取,优质高效”的企业精神,在荒山上创造了工业建设的奇迹。

搬迁完成后,江西钢丝厂开始了二次创业。彼时的钢丝厂也有过辉煌:1990年,被国务院授予国家二级企业;1994年,经国家六部委审定为国家大型二档企业,是国防科工委的军品生产、科研许可证和知识产权试点单位。但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与许多国有军工地方企业一样,钢丝厂的发展陷入了困境。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起,钢丝厂经济效益逐年下滑,企业一度处于资不抵债的困境。

全厂上下人心惶惶,职工纷纷外出寻找出路,企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2002年,以厂长金卫平为首的管理团队临危受命,开始掌舵江西钢丝厂这艘几近倾覆的大船。在金卫平力主下,钢丝厂一手抓生产经营,一手将有限资金投入科研开发,大力开拓市场。与此同时,积极推动企业内部改革分流:一部分职工内退,一部分流向社会,一部分强化管理,提高管理成效。

卸下包袱,企业国有企业职工身份置换后,钢丝厂开始推行定员定岗,实施全员竞聘上岗,建立起新型和谐的劳动关系:干部能上能下,职工能进能出。一系列的激励机制大大激发了全体人员的积极性和创新性,企业取得较快速度的发展,员工也受益匪浅。2006年以来的10余年间,职工工资收入增长都在20%~30%左右,职工年平均收入高于国内同行业和本地区的平均水平。“2000年前后,钢丝厂资不抵债,不仅社保,水电费都交不了,当时给职工发的是最低工资,我们的职工,虽说是在工厂上班,可有些到了靠捡农民稻穗养家糊口的境地!”回忆起那段往事,金卫平语速加快,思绪仍难平静。

2008年,根据江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有关文件精神,江西钢丝厂下设了江西新余国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西新余国泰特种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余国泰”)。同时,新余国泰公司从江西钢丝厂剥离加入江西国泰民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西国泰”),成为其子公司(2016年11月11日随总公司一并在上交所成功挂牌上市)。2015年6月25日,江西新余国科科技有限公司整体更名为江西新余国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新余国科,2017年11月10日,实现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首发上市的宏愿。

30多年来,金卫平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成长为企业主要领导和学科带头人,将一个濒临倒闭的国有省属地方军工企业打造成明星企业,从组建国泰集团股份上市、省军工控股集团公司集团化管理,到新余国科上市,国有企业呈现出生机勃勃、创新发展的局面。

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在新余国科,金卫平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基本上没有双休日的概念。对此,他微笑解释:“这样一步步走过来,总感觉时不我待,还有许多目标需要达成,只争朝夕”。

专注“小而美”增长

相比当年山沟里那个小钢丝厂,新余国科早就“改头换面”,不仅成功登陆A股,更成为火工和人影产业的国内龙头企业。

财报显示,公司业绩已经多年稳健增长。公司2015-2017年三年分别实现营收1.63亿元、1.82亿元、2.00亿元;净利润2731.36万元、3423.45万元、 4474.17万元。截至2018年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7.23%,实现净利润3546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8.61%;实现每股收益0.44万元,净资产收益率8.94%;公司总资产5.6亿元,净资产4.2亿元。可以看到,公司近年净利润增长远高于营收增速。金卫平介绍,公司的净利润增长较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公司的产品调整,具备高附加值的产品投入,新业务拓展原因等,让公司产品在市场竞争中具备价格比较优势。

当然,公司并非没有外延扩张的规划,金卫平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并购方向是瞄准有技术团队、技术优势、业务优势,规模中小的产业链上相关企业。目前公司正在洽谈一些标的。“主要是我们的战略方向一直是高质量、内涵式增长,不痴迷规模,不盲目扩张。”金卫平表示:公司此前是小型国企,战略犯错的成本太高,所以一直是锁定“小而美”的成长道路。

2017年11月10日,新余国科成功登陆A股则是公司另一个重要时间节点,获资本之助,公司也踏上发展快车道。上市一年间,公司在军品核心业务发展上得到较大的提升,新产品开发无论是数量上,还是重要性、技术水平等方面都得到了明显的提升;与此同时,公司在民品开发上也有突破性进展。

公司从人影领域向生态文明气象环境保障服务商延伸的空间已经打开。金卫平说,利用在人工影响天气、气象环境领域取得经验、技术的基础上,成功将其复制到民政、生态文明领域,公司与民政部第101所、南方环保公司合作,签订了基于物联网的绿色殡葬设备信息监测管理平台系统的开发合同;与浙江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开展合作,在智慧水务、智慧气象、智慧环境等生态文明领域进行研究开发。

加速推进军民融合

作为一个老军工企业延续发展新型股份上市公司,新余国科在“军民融合”政策推动下,正迎来发展契机。

公司正利用军工技术基础研发民用产品,将先进的民用技术推广应用到军品研发和生产中, 同时开展军品和民品业务,“构筑军民齐头并进、两翼齐飞的格局”。目前来看,火工品行业地位突出, 人影产品先入优势明显。从军品方向看,公司军品资质齐全,火工品科研、生产、检测和试验手段完备,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和采购等管理体系健全,在军用领域有较高知名度,目前与全国主装备厂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在国内军用火工品行业具有重要地位。财报显示,公司军品业务占比七成,民品业务目前是三成左右,但金卫平认为此结构将很快发生转变。

“随着国家军民融合政策推进,公司民品产业空间会更加广大。”金卫平表示,公司目前的规划是军工保持稳定增长,民品则是加快推进跨越式发展,“3-5年内,民品和军民融合板块在公司业务结构中将占绝对优势。”据金卫平介绍,公司在军民融合气象保障所作的工作受到了国家国防科技主管部门、军队气象主管部门及地方政府的高度肯定,受邀参加了第一届军民融合高技术成果展,与军方、气象部门为国家举办重大活动提供气象保障服务,同时也获批了江西省第一批军民融合企业。具体来说,公司在气象环境领域自主研发生产和开展技术推广应用的军民融合系列产品有人工影响天气系列产品、气象监测系列产品、环境监测系列产品等。

公司围绕着国家关于气象环境军民融合专项最新需求,与国内各类专业公司合作,还着手组织了在不同搭载平台上技术集成及关键技术研究开发,与西飞公司、中国气象局人工影响天气中心合作在新60飞机上进行技术集成改装成人工影响天气专业飞机;与华中科技大学航天航空学院等单位合作对无人机改装专业的无人机;与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等单位合作对无人船改装专业的无人船;与中国保利汽车公司、郑州日产公司等单位合作将气象、环境监测设备及人影装备集成上装到汽车平台,形成空基、地基、水基一体化、机动式装备体系等等。

新余国科除了军品业务和民品人工影响天气业务之外,还启动了气象观探测、大气环境监测、水文监测以及信息化集成等新领域的业务,产品从单一的硬件产品转向硬软件结合和技术集成,业务方式也从生产经营型向成套性系统方案解决服务商转变。“这也是公司未来发展主要经济增长点。”金卫平说。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