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玉:现状纷乱 未来堪忧

2018-08-11   作者:孔伟

孔伟

原以为在玉龙喀什河边的一些巴扎(集市)可以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淘到堪称海量的和田玉籽料原石,却发现事与愿违,用玉友的话说就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不仅原料的品质远逊于苏州、上海、北京等和田玉的大型加工销售集散地,甚至还低于以中低档货著称的全国最大的和田玉加工销售集散地石佛寺,价格却“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产地价更高

新疆的料子价格已明显高过石佛寺,而我前段时间则在石佛寺看到,籽料行情已经“脱缰”到令人咋舌的地步,有玉友甚至用“天天都在刷新三观”来形容市场价格的变化。

在石佛寺籽料市场,我见到一块重约150克的墨玉籽料,形状还算不错,也没有明显的裂纹,应该属于我们所理解的可以直接把玩的玩料。上面有一条白玉条带,从而使整个料子显得黑白分明,并因此提升了籽料的价值。在我的价格认知中,这块料子目前的市场价大约能到万元左右,而如果是在两三年前,能卖到4000元就算不错了。没想到汉族女老板开出价位竟然是:15万!

在石佛寺籽料市场,以前新疆玉商占据绝大多数的场面局面如今已发生明显变化,汉族玉商占比已经接近四成。但不管是哪里的玉商,开高价都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我就曾经见识过:一玉商开价1800元的小籽料,我直接还价100元,最后以200元的价格达成交易,可见喊价的水分有多大。

也有极度看好和田玉市场的玉友认为,今年虚高的开价很可能就是明年实打实的成交价格:“料子少了,出于各种原因想介入的人却越来越多,你说不涨咋办?”

“旺铺转让”渐增

而在价格驴打滚般上涨的同时,终端消费者的接受程度却在逐渐下降,加上夏季也正好是和田玉销售的淡季,多重因素交织在一起,不少玉商感觉日子越来越难过。

在深圳古玩城,近段时间一楼、二楼的店铺贴出转让、转租广告的比以前多出不少。我认识的一个以前做得风生水起的玉商,如今也贴出了“旺铺转让”的广告。而就在一年多前,他店里还专门雇了两位客服做网络销售,月销售额保持在10万元以上。如今,不仅客服不见了踪影,就连以前经常在店里协助工作的孩子也都被他“遣送”回了老家,以节省开支。

有“女公安”之称的来自湖北公安县的女玉商,更是早就将古玩城的店铺盘给了别人,自己则在相对偏僻的地方租了一个仓库,来存放她库存的石头。最新消息是,接手她店铺的玉商在投入数万元的装修费用之后,生意比“女公安”更不景气,才经营几个月便叫苦不迭,连称“赔死了”。

当然也有比较牛气的,号称“谁要连店带货盘出来,我接”,毕竟和田玉这些年来几乎成了“只涨不跌”的代名词,低价压点货也就为未来的利润奠定了基础。但据我所知,因生意低迷转让转租的老板,目前还没有将和田玉跟店铺一起低价转手的。

玩家成大赢家

玉商日子难过,老玩家则“感觉良好”。他们没有靠做玉生意维持生计的压力,手里的和田玉籽料原石或雕件基本上只进不出,回过头来一看,玩家手里的藏品尤其是高端藏品,相比购进价升值幅度惊人,这不仅是他们所始料不及的,更是玉商们所艳羡的。

在我认识的一个玉友中,家中囤积了两吨左右的和田玉籽料原石,而且品质大多还不错,以现在的市场价值计,如果将这部分籽料原石变现,以玉友们的话说,“恐怕两辈子都不愁吃喝了”。但大多数玉友以玩为主,并不考虑将手里的玉石玉器变现,有的玉友甚至还在进一步搜罗自己心仪的和田玉,如此一来,不仅市场供给紧张没有得到缓解,反倒进一步增大了市场需求,这也是和田玉价格“步步高”的原因之一。

最近,无论玉商还是玩家,呼吁最多的,就是好好珍惜你手中的那块玉——也许不久的将来,和田玉尤其是籽料的资源真的枯竭了,到时候再想买到一块真正的和田玉,尤其是籽料作品,很可能将是一种奢望。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