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老板创业记

2018-08-11   作者:曹桢

证券时报记者 曹桢

6月底参加“第二届西商大会”,我看到一众业界大咖正在讲互联网经济和大数据产业。进去后不久,我发现会场有很多熟人,其中一位很特别:他是我15年前采访过的对象钱老板,当年创业的大学生,如今已经成为一位优秀企业家的代表,在市政府举办的高层次论坛上,与阿里巴巴、京东、腾讯、小米等明星公司的老总们一起坐而论道。

十五六年前,他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创业创出了名气,我去采访他。和他一聊天,感觉这个小伙子特别接地气。他说,2000年他从安徽农村到西安上大学,当时父母做生意赔了钱,连学费都付不起,上学只给他2000元钱,其余的要他自己解决。他到宿舍安排好住下,身上只剩一半的钱了。解决生存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他在宿舍楼转了一圈有了主意:学生们入学报到,要买脸盆、暖瓶、席子、棉被等等,而学校只发了床单和被罩。生活必需品是肯定要买的,新生们如果找不到门路,就会到校商店里买又贵质量又差的。

几经打听来到西安著名的批发市场康复路,当年还是钱同学的他把身上仅有的钱拿出来买了一大堆脸盆、拖鞋、毛巾、暖瓶、席子,雇了个三轮车拉回学校宿舍卖。没想到深受学生欢迎,他一天能从批发市场到学校宿舍跑三四趟。卖完本校的再去周边大学转,反正西安的大学多。就这样,入学一个月,钱同学就晒黑了,但是他不仅挣到了学费和生活费,还有了几千块的存款。再后来,钱同学和几个同学一起搞了勤工俭学组织。他们给学生做家教、去商场搞促销、帮助运营商买电话卡、传呼机……什么来钱就干什么。几年下来,他们积攒了好几万块钱。别的同学上完大学花家里好几万,钱同学不仅花自己的钱上完学还存了几万。

2004年,手机普遍降价,很多大学生都开始使用手机了。钱同学敏锐地抓住这一机会,成为几家运营商和手机厂家的代理商。当时各方都想占领学生市场,这个市场不仅庞大,而且消费固定,是商家心目中的优质人群。钱同学和各商家迅速签下协议,雇了大量学生在校园做促销,短短一年时间,他成为学校里卖手机和手机卡最多的代理商。我采访他时,正是夏天,他刚刚领了大学毕业证。他的母校是一所重点大学,学校的公路桥梁专业世界领先。采访中他说,大学四年他挣了50万,他要拿着这50万再去拼搏,做更大的生意、博更宽阔的人生。他说这些话时意气风发,很有年轻老板的气概。讲真心话我有点羡慕他,都是同龄人,人家已经赚到这么多钱了,而且思路清晰、方向明确。当时采访完,钱老板开了一辆几万块钱的蓝色小轿车送我回家,我当时想,什么时候我能买得起车就好了。

后来再见钱老板,都是在一些会议上,他作为创业企业的代表讲话,我在台下拍照、记录。那个时候的年轻人创业激情很高,感觉他们都有无限的创意、热情,我常常为他们而感动。

再后来,知道钱老板的广告公司走向了全国,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十几个分公司。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从创意策划到销售代理,从广告发布到各种品牌进入校园,他们的广告遍布了大学校园的各个角落。他们的业务既为品牌企业进入高校打通了渠道,又让学生们销售到价格相对便宜的优质商品。他们提供校园整合营销的方案,甚至融入了最新的数字营销、互联网营销。十几年过去了,当年只有几个人的小公司已经成为有几百名员工的大公司,当年的钱同学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钱老板。前些年听说他常在北京,读了顶级商学院,和国内一些业界大佬成了同学。

都说大学生创业“九死一生”,每个人失败的原因却各不相同。很多大学生创业,既不调研也不跑市场,一拍脑门就去干,想尽办法找家里要来钱就去创业。记者见过一个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创业,把他爷爷几十万的养老钱拿出来开了个录音棚,结果没坚持半年垮掉,小伙子很长一段时间没脸回家。

一家民营企业要想发展得好,个人的眼光和意志、时代赋予的机会、稳妥的资金链管理和一点点必要的运气,都是不可或缺的。当年我采访过很多创业者,很多充满激情梦想的年轻人。他们有着一张张青春的脸庞,目光里燃烧着激情,面对着记者的采访侃侃而谈,自信又张狂。十几年过去了,当年创业的学生如过江之鲫,成功者却不过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超过95%以上当年的创业者都销声匿迹了,像钱老板这样从学生时代就坚持下来,一直干到今天,还把企业越做越好、越做越大的,确实没有几个。

优秀的民营企业家是这个时代的精英,应该受到社会的礼遇与尊重。中国农耕社会几千年来对商业文明的压制和丑化,导致了我们这个民族对商业文明、商业活动不够尊重,这样的农耕思维至今还残留在现代人的大脑里。因此,如果你身边有民营企业家朋友,你应该为他点个赞。

会议结束的时候,听钱老板说,他们公司下一步将在资本市场会有新计划,希望我去见证他们的新起点,我由衷地为他点个赞。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