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旭光电复牌预期二度搁浅 “三座大山”有待逐一跨越

12-02 22:26 证券时报·e公司王小伟

从11月19日开始步入“停牌模式”的东旭光电,复牌预期再度搁浅。

12月2日晚间,东旭光电发布公告,本次资产重组交易标的涉及专利较多,截止到目前对交易标的资产审计、评估等工作尚未完成,重组事项独立财务顾问的聘请工作亦在推进中。因该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经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东旭光电、东旭B)自12月3日上午开市起继续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同日晚间,东旭光电还发布公告,公司2016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回售付息未能如期兑付。这表明,东旭光电此前20亿元左右规模的违约债务正在出现扩容。

三座大山

目前摆在东旭光电面前的,至少包括“三座大山“。

首先是债务违约。上海清算所此前曾连发两份公告,称未收到“16东旭光电MTN001A”以及“16东旭光电MTN001B”中期票据的付息兑付资金和付息资金。两只债券均于2016年发行,规模合计30亿元,两只债券当次应付本息合计约20亿元。

12月2日晚间,东旭光电再度明确,“2016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16东旭光电MTN002)应于2019年12月02日完成回售付息。本债券应付本息合计15.8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4.87%。

东旭光电方面表示,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致使上述品种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公司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将尽快支付相关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 

东旭光电需要跨过的“第二座大山”是在此前在公告违约同日火速祭出的控股权可能性变更。

11月18日晚间,东旭光电曾发布公告,收到公司控股股东东旭集团有限公司通知,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该股权转让事项尚需上级有权单位审批,本事项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第三座大山”则是资产重组。就在公司债务违约的关口,东旭光电开始筹划向控股股东东旭集团发行股份购买其资产的资产重组事项。

东旭光电方面此前表示,公司的主营业务为 TFT-LCD 玻璃基板的生产,东旭集团为东旭光电控股股东,在东旭集团控制东旭光电期间,东旭集团与东旭光电及其子公司芜湖光电、芜湖装备和石家庄装备等分别签署了《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此系列专利为公司主营业务液晶玻璃基板及其装备专用专利,为公司主营业务持续发展所必须的专利,是实现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技术保障。为充分保障公司主营业务的独立性和可持续发展,公司拟以向东旭集团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东旭集团合法持有的该系列专利资产。

复牌二度搁浅

在前述三大事项中,债务违约事关流动性事关稳定大局,实控权转让牵涉地方国资,资产重组更是需要多方参与、长周期推进。对于任何一家A股公司而言,要想迈过“三座大山“中的任何一座,都堪称棘手。不过,东旭光电却将三个最难解决的问题揉在了一起。

整体来看,对于东旭系而言,目前首当其冲的棘手问题乃是如何化解债务违约。多只债券应付本息的偿付已经成为公司当前急需解决的“牛鼻子”,而东旭集团股权转让至国资则可以视为这一风险的衍生品和对冲品。

在此期间所贯穿的一大疑问是,既然公司实控权可能旁落,为何公司又火速祭出向东旭集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进行重组,使公司解决债务违约之路百上加斤呢?

“以时间换空间”或许可以成为一种可能性的解释。从2018年起,深交所持续推进停复牌制度改革,A股随意停牌、任意停牌、长期停牌的现象得到遏制。尤其《关于发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指引第2号——停复牌业务>的通知》中规定,上市公司筹划控制权变更,要约收购事项的,原则上应当分阶段披露筹划进展,确有需要申请停牌的,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基于此,相关公司试图通过停牌躲避股价下杀、换取问题解决时间的成本出现大幅提高。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