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维图新:研发投入高居A股前列,腾讯入股成重要转折点

09-11 17:00 证券时报网

 

近日,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报道组走进四维图新,对话四维图新总经理程鹏。知行斋里,程鹏就公司过去16年的发展,及未来的发展愿景侃侃而谈,也对当前四维图新的发展思路进行了诠释。

微信图片_20180911165319

采访:证券时报副总编辑王冰洋(图左) 嘉宾:四维图新总经理程鹏

王冰洋:四维图新听起来就是科技味比较浓的企业,能不能分享一下企业名字的由来?

程鹏:我们公司名字比较朴素,由来其实也很简单,四维是什么呢?XYZT,就是三维坐标加上时间,这是宇宙空间的四个维度,四维就是这么来的。图新是什么呢?我们是做地图起家的,地图永远最新,这个是非常简单朴素的一个由来。后来我们为此从人文角度做了一个解读,四维代表仁义礼信,就是我们做公司和做人一样,都要讲仁义礼信。图新是什么呢?就是始终要保持创新精神,要力图创新。

王冰洋:通过刚才的介绍,我们看到公司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在多个领域达到了领先的地位。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公司是如何取得这样的成绩的?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程鹏:如果说核心竞争力,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可以总结两个方向:第一,我们算是围绕出行的大数据公司,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有没有数据的来源、怎么建一个数据的生态?通过与我们的客户、合作伙伴的合作,我们给它们做服务提供技术、提供数据,能够获取更多的数据来源,这个叫数据生态;第二,就是数据的处理能力,这个处理能力基于多少年专注的研发,需要众多人才的积累、技术的积累、知识产权的积累,才能做到自己有一个数据的处理能力。这就是我们四维图新的核心竞争力。

王冰洋:公司上市以来,一路发展壮大,在这个过程当中,您感觉有哪些事件在公司的发展当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还有哪些事件企业发展过程当中是比较难忘的?

程鹏:关键点有很多。

上市以后,公司第一个关键点应该是混改,我们原来的第一大股东把它持有的接近一半的四维图新的股权转让给腾讯,当时是23%,转让了11%给腾讯,这个时间点我认为是关键点。腾讯目前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确实四维图新面临互联网公司强有力的竞争,腾讯的加入把我们公司的机制进一步激活,因此是比较重要的。我们面临的竞争对手都是互联网公司,而且反应都比较迅速、比较快,对人才的激励,那个时间点让我们在机制上能够激活,让我们在产品的选择战略方向、激励制度、战略选择、反应速度变得更快。

第二个关键点,是我们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通过增发收购了杰发科技。如果我们完全靠自己的能力,想把汽车的芯片做出来可能要花很多年,我们一直想做,但是如果没有资本市场的助力,恐怕要许多年。而我们利用资本市场增发的机会,拿到了一个非常优质的、做芯片设计的团队,我们也借此搞出来中国第一块车规级的芯片,我认为这也是对公司发展非常关键的点。

记得2014年初,在我们做杰发收购定增的时候,券商说三年定增,参与者都要锁定三年,股价又很难掌控,市场又不一定好,那个时间点其实并不太好,在那种情况下有没有人认购?30多亿能不能发得出去?他们还打问号。最后认购的意愿比预期超很多,还有很多投资人愿意把投票权委托给团队,我觉得这几个对我来讲也是非常难忘的一些事。

王冰洋:公司在研发投入这方面非常大。您如何评价公司的研发团队、研发实力?

程鹏:我觉得,因为我们在行业里一直是领头羊的地位,我们是中国第一个把导航地图做出来的,第一个把动态交通信息做出来的,第一个把地图跟自动驾驶关联起来的,也是第一个地图公司去做芯片的,又是第一个在行业里面出海去收购国外公司的,而且做得还很成功。其实很多中国的公司“出海”都不是特别顺利,很多国外的公司收购了以后做不下去的很多,我们收购的那个公司现在却成了我们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总体来讲还是比较成功的。反过来讲,我觉得还是因为跟公司勇于创新、注重研发的文化和基因都还是有关系的,这些都是公司的文化底蕴。

也正是因为我们一直保持这种创新的心态,就不可能不在研发里面做比较大的投入。从财务数据上也能看到,四维图新的研发占收入的比例在A股3000多家公司里面一直排前几名。也是因为我们第一是肩负了行业先锋的角色,所以我要不断地创新产品。另外,我们为了解决用户的痛点,围绕着智能出行来研发用户一直想用、一直想要的产品。比如,公司最早地图为什么搞导航?是因为用户要知道我在哪里,也想知道这个地方怎么去,在去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去的过程中不管怎么样开车都是变得越来越烦恼,干脆就自动驾驶,其实这都是围绕着用户的痛点在创新、在做新的研发和投入。由此可见,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在行业领先的地位,另一方面是因为市场有这个需要,所以我们不得不投那么多钱去搞研发、搞前期的研究,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目前,四维图新相对来讲还是个小公司,但我认为使命感要大于实力,有些时候真的就是使命感,应该做的事,可能短期挣不了钱,但是为了行业发展还是得做。

王冰洋:四维图新目前已经开始布局自动驾驶业务,在这个领域也取得了一些成就。目前来看,具备了哪些竞争优势?

微信图片_20180911165323

程鹏:因为总体来讲自动驾驶都还是起步阶段,因为自动驾驶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有整个生态的问题。

自动驾驶是整个生态规则、法律、环境、道德互相影响的,我认为还是一个漫长的路,没有那么快量产,但是对我们来讲投入是必要的。因为我们也判断的很明白,自动驾驶的地图会是自动驾驶非常关键的环节,它是一个基础设施,如果你的地图不准,你的传感器是有很多东西超越传感器的。比如说前面一公里的路滑不滑,传感器是看不到的,你看不到那个路打没打滑、有没有结冰,车自己的传感器是看不到的,那要靠什么?靠地图的精确性和前面车传感器的共享,以地图作为信息交换的平台去发布给所有人,我们说自动驾驶的地图,是整个自动驾驶里面的一个基础设施,或者叫鲜艳的传感器,本身这个环节意味着我们在里面要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且必须要做好,如果我们做得不准或者做得出问题,这是要涉及到人命、涉及到安全,所以我们肯定要花很多力气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完善。

从竞争优势来看,第一,是在地图里面多年的积累;第二,我们现在拥有具备做车规芯片的研发能力,我们又在行业里面有整合客户服务的能力,提高比较符合汽车服务水平的能力,我们应该也有这个能力参与得比较深。

王冰洋:2017年,四维图新完成了对杰发科技的收购,这个收购对四维图新而言有什么意义?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影响?

程鹏:从我们的战略布局来讲,我们叫大数据加计算,其实这也是人工智能的关键要素,我们以前具备的能力其实是大数据的数据生态和数据处理的能力,缺乏什么呢?缺乏的是前端的计算能力。芯片其实是把我们整个环节补齐,叫前端计算,这个计算对我们来讲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第一步是要跟传统的导航业务结合,我是做一个面向导航车规的的芯片;第二步就是跟下一代车联网的服务结合,我们未来要做完全面向联网的芯片。再长远来看,就是跟我们的自动驾驶业务相结合,做基于AI的芯片,这是我们拿了这个公司以后我们要干的事情。我们拿过来不是让它做原来的业务,我们看中的还是本身的业务、看中它本身团队的能力,以这个团队和现有的客户为基础,做出更好、更优秀的产品来,深度地走向汽车。之前毕竟车里面100多块ECU里面,芯片几乎都是国外厂家的,我们拿过来以后能打破这个垄断,无论是从产品本身的价值、产品行业里面的价值,它的社会效益、打破垄断的意义,我觉得都是非常明显的。

王冰洋:刚刚您谈到了关于数据的问题,公司发展十几年,积累了海量数据。请您介绍一下公司的数据业务模块发展情况,以及对其他业务模块的影响、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程鹏:现在大家也都认识到数据越来越有价值,甚至有人提出来“数据为王”。我们在行业里面还是扮演着“无名英雄”的角色,把我们的能力、数据提供出来给大家用,支持车厂、支持滴滴、腾讯这样的公司,支持它们把它们的服务业务做得更好,我们还是扮演辅助角色,但是数据的价值肯定是有的,是很明显的,比如说我们在搭建了这么多服务的过程中,逐渐在收集处理众多的GPS以外的传感器,收集汽车的、手机的数据,把它变成把服务做得更好和产生新形态应用的产品,我们觉得还是比较好的资产。尽管怎么把这些数据的商业化做好现在也没有完全想明白,做得也不是特别好,但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发现有很多新的应用能够做出来,并已经有产品落地并投入使用。

 

王冰洋:据我们了解,公司现在有不少海外员工,在将来公司发展的过程当中有可能继续招聘海外的员工,公司在这一块是如何处理员工多元化的现象?

程鹏:这个确实挺难的,尤其作为一个中国公司这个还是比较难的。美国公司国际化相对容易,所有的公司从创业开始就立足全球市场、面向全球市场,本身也是移民国家,所以人的结构也比较复杂,他们明显就具备这样的优势。中国公司普遍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根本发源都是中国人,那你怎么去国际化?怎么去跟外国人打交道?尤其怎么管理外籍员工?这个其实挺难的。

目前公司员工总体4000多人里面有200多是外籍员工,分布在研发、技术、销售、支持等各个岗位。在管理的过程中,既有经验,也有教训。

我觉得第一个还是信任,这很重要,你既然请他,要有绝对的信任和授权,让人家觉得自己有空间,不要把他当外人,要当自己家里人,一视同仁。第二,要多互动,不能让他们形成独立的板块,中国人和中国人玩,德国人和德国人玩,荷兰人和荷兰人玩,那肯定是不行的,我们就是要包容、要互动。像欧洲团队里面我们也派了一些中国人过去学习,确实技术比较领先、比较先进,那我们就把优秀的年轻人,像80后、90后这些优秀的年轻人派到欧洲去工作、去学习,他既能够学到东西,又能够理解人家的文化。同时,我们也把一些外籍员工调到中国来,和中国员工在一起,大家优势互补,互相磨合,因为长远来看我们肯定是要走向世界的,对于一个立足中国,走向世界的公司,前期要从管理上、从文化上也能够有包容的心态。

王冰洋:在公司这么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问题或者困难?这里面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程鹏:困难每天都有,而且都有很多,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反省一下有哪些问题?面临的困难该怎么解决?问题和困难都是层出不穷的。公司最大的困难还是“人才”,人才怎么保留、怎么吸纳、怎么培养?有的人你怎么培养他?怎么把好的人留住?怎么能吸引到更优秀的人?你做的事在发展,最终还是靠人、靠团队。

王冰洋:公司现在的人员流动大吗?

程鹏:在行业里面还算好,但是中间也有几年比较痛苦的时候,流动率大的那几年也是有的,我们也都熬过来了。现在,公司通过采取股权激励等措施,人才流失率在下降。但是人才问题永远存在,因为在竞争,人才其实是最大的竞争,公司和公司的竞争最大的是人才的竞争。我们这个公司就是这个道理,最大的困难、花我的时间最多的事情其实都是人才的事情。

我们核心员工的保留率比较高的,这也是跟我们对人才的重视、不断给他创造机会有关系,因为业务在发展嘛,主要是爱成长的、爱学习的、有动力的人,那我给你新的平台和机会,员工都还是愿意留的,大家也并不是谁给的工资高就去哪。我觉得这也和公司招人的时候有关系,我们总体上都是去招有点情怀、是想在一起做点事的人,不是说完全看工资待遇的。

王冰洋:请您给我们谈一谈公司未来的发展愿景,另外从您的角度来讲,您希望四维图新未来将发展成什么样的企业?

程鹏:也许没有那么远的愿景,但是有几个东西原则是要把握的。第一,我们要做的是围绕着用户的痛点做他想要的东西;第二,我们做的产品一定是有社会价值的,无论是我们的地图也好、路况也好、自动驾驶也好、芯片也好,它一定要有比较大的社会价值,这是我们的判断标准。

从产品方向和公司策略来看,公司还是紧紧地围绕大数据在出行方向的应用、一些技术、数据、芯片、应用,当然我们核心的产品还会是大数据,然后会是围绕数据提供的计算能力。总体来讲,我们还是愿意做“隐形冠军”、“无名英雄”,让我们的客户、合作伙伴,在我们的基础上能够把这个产品做得更好,让整个行业、乃至全社会满意。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