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 未来纸币硬币可能不存在

2018-03-10 07:50 来源: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两会报道组

3月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央行专场记者会,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围绕“金融改革与发展”主题出席会议。

对于证券时报记者提出的数字货币研究进展问题,周小川强调,研究发行数字货币的目的,不是让货币去实现某种技术方案的应用,而是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快捷性和低成本,但同时也必须考虑安全性和保护隐私。

谈数字货币:未来纸币硬币

可能不存在了

周小川说,央行在三年多以前就开始组织关于数字货币的研讨会,随后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最近的动作是和业界共同组织分布式研发,依靠与市场共同合作的方式来研发数字货币。

“2017年央行组织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的研究项目,已获得国务院批准,目前还在组织业界进行研发,在研发到一定程度后会进入到测试阶段。”周小川说。

周小川厘清了数字货币的基本概念。他表示,央行所进行的数字货币研发英文名叫“DC/EP”,包含两层含义,DC是数字货币,EP是电子支付。这意味着“DC/EP”既可以是以区块链或分布式记账技术为基础的数字货币,也可以是在现有的电子支付基础上演变出来的技术。

“数字货币的出现有技术发展的必然性,传统的纸币、硬币在未来可能会逐渐缩小,甚至可能有一天就不存在了。”周小川说。

周小川指出,目前市场上出现的一些数字货币有很多风险,价格容易出现波动,这主要是因为一些技术没有专注于数字货币在零售支付方面的应用,而是变成了虚拟资产交易。从中国的角度看,虚拟资产交易不太符合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大方向。

因此,他强调,数字货币的研发要稳步推进、有序测试,强调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防止变成过度投机的产品。特别是对于大国经济来说,一定要避免实质性、难以弥补的损失出现,在数字货币的研发过程中要经过充分测试,可靠之后才可推广。

此外,在谈及对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监管时,周小川表示,像比特币和其他一些分叉产品出现得太快,不够慎重,如果迅速扩大或者蔓延有可能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区块链技术真正投入应用之前需要进行充分测试,并得到广泛的认同。从央行的角度来讲,不慎重的产品先停一停,有前途的产品也必须经过测试和认证,确定比较可靠后再推广。

谈金融监管:正在制定

金控公司监管规则

今年“两会”期间,多个来自金融领域的代表委员都呼吁要出台专门的政策法规,强化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央行此前也表示,正在会同相关部门,制定关于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规则。针对金控公司监管有何侧重点的问题,周小川认为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强调资本的真实性、充足性和资本质量。他表示,金融是高风险行业,因此就要有足够的资本来吸收风险。目前一些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并不真实完整,社会上存在着虚假注资、循环注资的问题。

二是要强调股权结构的透明度。金融控股公司的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应足够透明,否则会出现违规操作。

三是加强对关联交易的管理。金融控股集团内部的金融机构之间,或是金控集团下的实体企业以及海外企业之间都可能存在关联交易,要强化关联交易的管理,在金融机构和控股公司之间,以及和其他实体企业之间建立防火墙制度。

潘功胜也表示,金控公司近几年发展较快,存在交叉性金融风险,且风险的隐蔽性较强。在中国分业监管的模式下,对金控公司的监管在政策法规上存在空白,监管主体也不明确,这也是为何央行要牵头抓紧制定金控公司监管规则的原因。

除了强化对金控公司监管外,外界对资管业务的监管新规也较为关注。潘功胜说,在制定规则的时候,会考虑到怎么化解资管业务所存在的问题和隐藏的风险,以及政策出台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我们会在这之间寻找一个很好的平衡。目前央行正在会同相关部门修改资管新规,履行完相关程序后会尽快向社会公开”。

谈金融风险:中国已进入

稳杠杆阶段

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是未来三年要坚决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首。重大风险主要是指金融风险,其中又以债务风险、房地产风险最为突出。

对于房地产风险,潘功胜表示,我国的房地产信贷质量总体良好,房地产金融风险可控。截至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不到1%,而银行业整体的不良贷款率是1.85%,表明房地产贷款不良率的水平好于整体贷款的不良率水平,其中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只有0.3%。

潘功胜说,长期以来,我国住房贷款发放一直坚持比较审慎的政策,平均首付比在33%以上,去年新发放贷款的平均首付比为37%,这在国际上也是非常审慎的住房信贷政策。

“当然,我们也关注到个人住房贷款、家庭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有点快,个别的房地产企业在财务方面比较激进,存在一些风险,这些我们都在密切关注。”潘功胜说。

在谈及中国整体债务情况时,周小川表示,此前债务增长较快的情况现已平稳下来,目前进入了稳杠杆阶段,甚至是说我们广义货币的增长已经低于名义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在总量上进入了稳杠杆和逐步降杠杆的阶段。

谈监管改革:“双峰”模式

还需观察一段时间

金融监管改革方案将于近期正式落地,“一行三会”的监管架构将出现怎样的调整、央行在金融监管中处于何种地位?周小川表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还在进行之中,一些主要思路在去年7月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就已经有所披露,包括其后成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并将办公室设在央行,这些都表明央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央行具体起到何种作用?周小川认为,一是尽快弥补过去存在的金融监管体制空白;二是一些金融监管规则出现缺陷,需要加强金融规则的制定;三是一些已经发生的金融机构或者准金融机构风险需要抓紧处置,维持金融系统的健康。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央行还有一项牵头工作,即增强各个金融机构特别是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提高协调效率。

针对被问及新的金融监管框架是否会效仿英国的“双峰”模式(设立审慎监管机构和行为监管机构)时,他表示,监管机构改革主要依据中国国情,也会参考国际上各种不同的金融监管机构设置,参考的过程中也研究了所谓“双峰”监管体制,但目前“双峰”模式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并不是说会立即采用该模式。

谈人民币国际化:

推动境内外资本市场互联互通

周小川坦言,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政策早已研究完毕并实施,但市场参与者在多大程度上愿意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和投资,以及用于重要商品的资产计价则无法强制,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从央行的角度看,下一步要继续推动境内资本市场与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其次是稳步渐进地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目前资本项目可兑换还存在个别方面的限制,这些限制会逐步有序地放开。放开之后,人民币国际化还能进一步地向前迈进。

易纲也表示,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稳步推进,包含两个最重要的项目:一方面是直接投资,包括FDI(外商直接投资)和ODI(对外直接投资),这两方面的可兑换在真实贸易投资背景下都较为方便;另一方面则是组合投资,也就是金融市场的开放,未来国内股市、债市会进一步对外开放,中国居民将来也可在更大范围内配置资产。

“不管是股市、债市还是其他市场,将来都要双向开放。在双向开放的同时,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把控好风险,使我们的监管水平与开放程度相适应,使得中国居民和全世界的投资者在中国市场上更加便利、高效地配置资源。”易纲说。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