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牛散”章建平与他的影子账户

2018-02-10 10:01 来源: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经历了12个跌停板的乐视网(300104),正在上演大逃杀。2月8日,乐视网全天换手率高达29%,成交高达41.1亿元。昨日,乐视网再次跌停收盘,成交24.8亿元,换手率17.62%。

乐视网一战,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成了市场的焦点。撬动乐视网的杭州游资是谁?“超级牛散”章建平出货没?火中取栗的杭州游资和章建平有何关系?

“超级牛散”折戟

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章建平以4976.67万股持股量,占总股本1.25%,居乐视网第七大股东。

章建平何许人也?根据公开资料,他是游资中的北斗人物,出生于1967年,1996年开始进入股市,代客理财起家,从此便造就了一段传奇,辉煌的时候资金规模超百亿级。如今在杭州资本圈,享有“超级牛散”、“杭州股市第一盟主”、“敢死队之王”等称号,与昔日“宁波敢死队队长”徐翔齐名。

据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章建平首次进入鹏欣资源(600940)十大股东榜单以来,其一共在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流通股东中出现了33次。游族网络(002174)、东方财富(300059)等超级牛股,都曾出现过他的身影。章建平进驻上市公司的操作手法,多为短线操作,这个季度买入,下个季度就卖出,决不多做停留。如今,折戟乐视网,也是他投资生涯当中少见的败笔。

2016年8月份,乐视网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告书,该公司以45.01元/股的价格向四名定增对象合计发行1.07亿股,这其中,章建平斥资11.2亿元,认购2488.34万股。2017年8月,乐视网实施10送10派0.28元,转增后持股数量为4976.67万股。上述增发股限售期为12个月,即上市流通时间为2017年8月份,但乐视网一直停牌,所以直到2018年1月24日复牌才真正可以流通。

在此之前,多家机构曾预计乐视网复牌可能会出现13个跌停。倘若如此,意味着章建平参与认购的11.2亿元巨资,将出现约8成浮亏,这让头戴光环的章建平情何以堪。好在2月8日,经历了12个一字跌停的乐视网终于打开。

2月8日龙虎榜数据显示,乐视网主力资金的卖出力度显著高于买入力度。其中,买入前五合计占总成交比例为8.38%,卖出前五合计占总成交比例为13.41%。广发证券深圳深南东路营业部高居卖一席位,卖出1.32亿元,该席位2月7日也曾现身乐视网卖出榜单。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两家机构席位分列卖三和卖五,分别卖出1.11亿元与9510.94万元。

神秘资金相助

乐视网连续跌停后被撬开,不得不提及杭州游资。2月7日买入前五席位中,有三个为券商在杭州的营业部。其中位居买一的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买入金额1447.01万元,对应成交数量约3万手。

撬板乐视网的杭州游资是章建平的自救?还是援军出手相助?又或者是其他?市场对此议论纷纷。对此,记者2月8日前往东方证券龙井路营业部探营,但营业部工作人员对记者的到访甚为警惕,所提及的问题也是三缄其口。

实际上,东方证券龙井路营业部所在的茅家埠景区,乃至周边的白沙泉、虎跑路一带,都是卧虎藏龙之地。这里背靠龙井山,面朝西湖,环境秀丽,许多私募机构在此专门设有办公地。对于在此栖息的大佬们,市场上也有各种传说,其中就包括章建平、沈昌宇(昵称“阿昌”)、方文艳、孙惠刚等知名牛散的故事。有自称知情的业界人士称,大佬们处事谨慎,为人极其低调,交易时间之外,往往以茶会友,修禅养生,犹如神一般存在。

记者了解到,杭州这个资本聚集区,也是一些上市公司高管经常出入之地,比如增发融资、解禁等情况下,藏身在龙井路两侧的各种机构、知名游资,都成了他们拜访的对象。有杭州资本圈人士对记者称,在一次饭局中曾偶遇过章建平,但这都是事后别人告诉他的,如今回忆起来也没有印象。

“关联账户”如影相随

章建平与方文艳、方德基、孙惠刚、阿昌到底是何关系?外界不得而知。但是,记者根据各种公开线索去查询,发现他们之间疑似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6年年报显示,多伦科技(603528)前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中,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等名列其中,三人合计持有的流通股占比超过6%;同期,章建平、方文艳和方德基三位自然人,也同时出现在瑞尔特(002790)前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中,合计持有的流通股占比9.92%。

查询显示,方文艳在2017年的操作中,进入前十大股东榜单的上市公司分别是士兰微(600460)和梦舟股份(600255),巧合的是,在士兰微和梦舟股份前十大股东榜单中,也均能找到章建平的身影。以士兰微为例,截至2017年11月30日,章建平持股占比为0.51%,方文艳持股占比为0.48%。2017年9月以来,半导体企业突然发力,士兰微的股价也一路上涨,最大涨幅约150%,两位股东自然赚得盆满钵满。

梳理孙惠刚的投资,其在中兴通讯(000063)的操作让外界感慨。去年一季报,孙惠刚以6462.88万股持股量,一举成为中兴通讯最大的自然人股东,位列流通股东榜单第四位。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孙惠刚仍持有公司6395.63万股。去年,中兴通讯在5G题材的影响下,股价一路飙升,最大涨幅近180%。

成为中兴通讯大赢家的孙惠刚,自然成了媒体的聚焦点。有媒体报道称,8个月狂赚15亿,杭州股神孙惠刚居然是货车司机。文章还同时提到,孙惠刚通过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买入,此前该营业部是股市大鳄沈昌宇的根据地。同时,对于孙惠刚与沈昌宇,也有师徒、马甲的说法。

沈昌宇何许人也?2008年,“举牌”中兵光电(600435)的自然人股东金顺法,因未履行信披义务遭上交所公开谴责,而后媒体调查显示,被谴责的金顺法,其实是一位以倒卖水果为生的60岁老人。举牌中兵光电的真正幕后人,是隐居杭州的短线高手“阿昌”,本名沈昌宇。金顺法为阿昌之岳父,同样进入中兵光电的股东金小红为阿昌之妻,沈浩平为阿昌之父。而金顺法本人,只是一个60岁的老人,以倒卖水果为生,从未投资过股票。

如果将章建平、方文艳和方德基视为一个战队,将孙惠刚和阿昌视为另一个战队,那么二者之间会有交集吗?

2015年12月30日,招商蛇口(001979)换股吸收合并招商局地产A、B股后在深交所上市。此前的三季度,孙惠刚已经潜伏招商地产和招商局B,各持有2531万股。同一时间,方德基账户,也各持有两只股票1364.05万股。两大战队的同时建仓,令外界对两者的关系浮想翩翩。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