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太多 交易所该怎么管

05-21 07:56 证券时报网程喻

5月份以来,深交所共对金亚科技、八菱科技、欣泰电气、零七股份、天龙光电等5家上市公司进行了公开谴责。A股市场里的“熊孩子”越来越多,“家长”交易所该怎么管?

程喻

熊孩子该怎么管?楼下退休资深班主任沉吟半晌,慢悠悠抛来8个字:早立规矩,因材施教。但是对于上交所、深交所这样的“家长”来说却不太容易:“熊孩子”太多,手段太少,这可怎么教啊?

今年5月以来,深交所就对金亚科技等5家上市公司进行了公开谴责处分,数量远超去年同期。说到这里,有人肯定会抱怨,光谴责有什么用啊,退市制度不完善,害群之马始终无法得以清除。但是要知道,公开谴责已经是交易所能使出的“最有力”武器。对于上市公司的违规行为,交易所有且仅有三板斧:监管关注、通报批评和公开谴责。其中监管关注是以关注函的形式向违规上市公司送达,通报批评是将上市公司违规行为在全体上市公司范围内通报,公开谴责则是以公开谴责决定书和新闻稿的方式对全市场发布。

为什么说公开谴责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呢?通报范围广仅仅是一方面,关键在于再融资,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现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最近十二个月内受到过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的,不得非公开发行股票。对于“缺钱”的公司来说,这个威慑力不小。但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当受到处罚的董监高离职后,上述限制通通消失。

所以,当前交易所在管理“熊孩子”时,面临两大困境:一是管理工具较少,二是惩戒效果不足,这都与当前制度不完善有关。因为作为管理者,要提高威慑效果,必须满足两个基本条件:一是有足够比例的违法违规行为被处分;二是违法成本要足够高,即犯错者遭受的损失必须要大于其从违规行为中的所得,这一点仅靠公开谴责是难以做到的。因为公开谴责影响的是公司声誉,是公司再融资的能力(不管是否再增发股票,一家声誉差的公司在市场上融资总会难些),但对于某些资产质量较差、对于自身诚信形象不关心的企业,公开谴责很难发挥期待的作用。

交易所真正的尚方宝剑还是“退市制度”,这就跟大企业里管用的“末位淘汰”制度一样,本应该是一项有效的负面激励措施,覆盖的范围够广,“踩红线者”付出的代价也够沉重。但是在人为操纵和默许下,却沦落成为纸老虎、花架子。

相比国外市场,我国资本市场退市之所以会遭遇到各种阻力,以至成为一个难以破解的“中国式问题”,除了如证监会发言人所说的退市情形规定不够全面、退市相关指标设定不够合理、退市后安排不够配套、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保护不够有效等问题之外,更为复杂的因素在于:一方面由于我国的大量公司在其上市过程中都有地方政府背后支持的影子,退市将影响到一个地区的形象,因此地方政府在公司退市方面不愿意配合监管部门;另一方面由于公司退市直接导致这个公司的股票投资者的交易权丧失,产生利益损失,因此投资者在不关涉自己切身利益时对监管部门推进退市不力意见很大,但一旦涉及与自己直接相关的某一个股票退市的时候,又马上会强烈抵制,他们的这种情绪也会使管理部门迫于维稳的压力而架空退市制度。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形成了退市的两个难关。因此,要让退市顺利推进,必须在突破这两个难关方面有所作为。

好消息是,多方默许的“不作为”已经开始改变,在A股诞生20多年后,证券市场首家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被终止上市的公司终于出现,退市博元刷新了历史,虽然姗姗来迟,但它终于来了,不是吗?

声明:
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